Wednesday, May 29, 2013

首次買屋須知


個人在一生中除非是不需要或不準備購買房屋,否則,任何人都可能會有第一次購買房屋的機會或經驗。
對大多數人來說,第一次購屋幾乎是苦多樂少,畢竟都是因為沒經驗,不論是在一手市場或轉手市場購買都可能翻筋斗,這裡邊可能面對的問題未必一樣,不過,也可能有相近之處。
第一次購買房屋多數是年輕人,只有少數中年人,購買房屋不像購買普通用品,這是一件金額比較大的資本財物;對一些人來說,也是一生人的財務負擔,分期付款短則10或15年,長則20或30年不等。
須有妥善規劃
由於牽涉一生人財務負擔,因此,對於購買房屋的設想,必須要有妥善的規劃,手上至少要有相等於屋價10%的首期屋款,這筆資金可大可小,視個人的財力、預算與屋價而定。
除了10%首期屋款,還必須準備一筆至少介於屋價5%的費用,這筆資金主要用來支付律師費、印花稅及其他費用;另外,還要準備一筆相等於屋價5至10%的資金,作為裝修房屋的用途,不過,這也只是基本的裝修預算。
有了這筆購屋預算後,再來進行或物色房屋,以實現購屋計劃,這樣比較妥善。當然,如果無法籌措這筆資金,那麼至少要有相等於屋價10%的資金,還有所需的律師費與印花稅開銷,先應付簽署買賣合約時需要支付的費用。
可向公積金局申請提款
我們簽署買賣合約,有了這份購屋法定文件後,可以向公積金局提出申請,以領取一部份存款,輔助購買房屋所需的資金。
有些購屋新秀付了2%購屋款項,甚至期待另外8%可以從他的公積金局存款戶頭提取,這樣的設想其實很冒險,因為時間上未必來得及,而且向公積金局提出存款申請購屋,必須簽署買賣合約,取得買賣合約後才可提出申請。
付訂金前須瞭解可貸款數額
除了至少10%的首期購屋款,在支付購屋訂金之前,也要有把握可以申請到房屋貸款,因此,最好是先上一趟銀行,將自己的收入向銀行反映,瞭解可以取得的貸款數額,這樣至少可以對自己的購屋預算有一個基本概念。
假如是在一手市場向發展商購買興建中的房屋,部份發展商會提供免律師費與印花稅的優惠,如果自認可以接受有關地點的產業計劃,這樣的機會是可以考慮的。
發展商提供類似優惠,可能是為了加大其產業計劃的吸引力,也可能是因為產業計劃不是坐落在策略性地點,抑或是已在價格上做了調整;不管是基於甚麼原因,至少購屋者不需要在第一時間準備律師費與印花稅的費用,起碼可以有所輔助。
另外,第一次購買房屋的新人,可能會因為預算的問題,對於價格較優惠的單位信心十足,所謂一分 錢一分貨,務必要看清楚屋況才做決定,即使是很需要一個屬於自己的房產單位,凡事還是要謹慎看待,確定賣方準備脫售的單位沒有太多問題才行,以免平白浪費 辛苦儲蓄的購屋款。(星洲日報/投資致富‧房產買賣)

月入5300‧可負擔房價多少?



黃先生,今年26歲。我打算明年在吉隆坡買間雙層排屋,以我目前的資金,可以購買到多少錢的屋子?可以用公積金儲蓄來購買嗎?
我在酒店業工作,目前單身,一個月工資凈值5千300令吉,另外有兼職,不過收入不定,兼職收入大概在200至300令吉之間。
每個月花費包括房租600、電話費50、上網費+水+電+煤氣費100、娛樂和伙食300、公積金500、家用500,剩餘的存起來,酒店有提供一餐伙食。
另外,在新加坡銀行存有9千新元,是之前在新加坡工作所存的,還沒提出來。剛買了儲蓄保險,一年供5千令吉,一共要供6年,打算用每年的花紅來支付,沒有信用卡,沒有購買債券和股票,也沒有購買車子,銀行目前存有1萬令吉。
答:黃先生收入豐厚,加上年輕,購買房屋條件綽綽有餘,在沒有車貸的情況下,以凈收入5千300令吉為計算基礎,每月供期在1千800令吉之間。
如果以供期30年、分期付款1千800令吉作為參考,黃先生可以領取38萬令吉的貸款,可以考慮的屋價最高是在42萬令吉之間。
銀行是以凈收入作為批准考量,兼職收入、額外收入如花紅、超時津貼,都不在考量的範圍,因為這些被視為不穩定收入,時多時少,不能作為標準。
不過,黃先生必須確保首期屋款的來源沒有問題,目前銀行存款只有1萬令吉,加上新元存款也不夠4萬令吉,也許黃先生工作年資不長,因此所存的款項還不多。
我們不曉得黃先生公積金第二戶頭有多少儲蓄,如果不多,提取來購買房屋也不實際,畢竟幫補的作用不大。(星洲日報/投資致富)

Tuesday, May 28, 2013

do u dare to dream? - wake up and go out from your comfort zone


從電玩小子到海苔億萬富翁


22-3-2013 10:41 PM 上传
下载附件 (39.19 KB)


28歲的伊提帕,正是「小老板海苔」創辦人兼執行長,不僅是泰國No.1的海苔品牌,外銷20多國,創業故事更被搬上大螢幕。《Cheers》雜誌搶先獨家專訪「小老板」,一探他的海苔億萬傳奇之路。

說到年輕創業家,目前全球名號最響亮的莫過於Facebook創辦人馬克.佐克柏(Mark Zuckerberg);2010年的電影
《社群網戰》改編自他20歲成立Facebook的創業過程,更是造成話題。

佐克柏寫下美國版的創業傳奇,相隔半個地球的泰國,卻無獨有偶,也有一則年輕企業家崛起的歷程,與佐克柏幾乎同步發生。現在,他的故事也被拍成電影《海苔億萬富翁》,3月底即將在台上映。

今年28歲的伊提帕.柯彭溫奇(Aitthipat Kulapongvanich),是泰國最知名的海苔品牌「小老板海苔」創辦人兼執行長。他不僅與佐克柏同年,兩人也同時選在2004年創辦手上的明星事 業。2010、2011年,小老板海苔的總營業額都超過10億泰銖(泰銖與新台幣幣值接近1:1),2010年至今,成長率更高達30%。

相較於《社群網戰》把重心放在描述佐克柏如何從哈佛大學的電腦天才到創立Facebook,執導《海苔億萬富翁》的泰國導演松耀司.舒克馬卡納尼(Songyos Sugmakanan)相中的,其實是伊提帕在20歲前更令人意外的成長背景。

曾愛逃學打電玩,也曾創業受挫

伊提帕原本只是個愛逃學打電玩的叛逆少年,雖然當時父母經營的事業受1997年金融風暴波及,但靠著販賣線上遊戲的寶物,月賺40萬泰銖,他不必向家裡拿 錢就能過活。然而隨著家境每況愈下,2002年家中不但宣告破產,負債更高達4,000萬泰銖,伊提帕再也不能「置身事外」,這才激發他休學創業、扭轉家 中經濟的抱負。

他在接受新加坡媒體採訪時,曾回憶人生中最難受的一天,是回家看到媽媽因債主追上門來而痛哭,他忍不住自問:「我該做什麼,才能讓媽媽不再掉眼淚?」

當時18歲的伊提帕有天走在曼谷中國城,觀察到自己和不少華裔泰國人喜歡吃的「糖炒栗子」,竟只有在中國城才買得到。身為泰國華僑第二代的他尋思,如果將糖炒栗子引進大家常去的量販店,要買就方便多了,這讓他有了第一次創業的點子。

伊提帕決定針對華裔泰國人行銷,果然一炮而紅。一年半之內,他的糖炒栗子商店在泰國最大幾間量販店,如TESCO Lotus和Big C,開了30間連鎖店,除了現炒糖炒栗子,還兼賣其他零嘴。

只是好景不長,2003年,TESCO Lotus的新執行長勒令伊提帕不得在賣場炒栗子,讓氣味影響環境。迫於無奈,他只好請人先在外面炒好後,再送進賣場。但不是現炒的栗子,滋味不好,營業 額因此瞬間減半。被迫另尋出路的伊提帕,轉而注意到店裡有種「炸厚片海苔」賣得特別好,於是決定再接再厲,瞄準泰國剛起步的海苔消費市場。

一個20歲的大男孩,面對接二連三的變故,努力站起,卻又不斷摔倒,伊提帕沒有失志投降。他告訴自己以正面的態度看待:「這些挑戰對我來說都是『機會』,讓我開發自己的能力、學會長大。」

從糖炒栗子轉到海苔,伊提帕的商人眼光再次淋漓盡致地發揮。為擴大客群,他決定另創品牌,並鎖定泰國便利商店龍頭7-ELEVEn作為通路首選。

「小老板」(Tao Kae Noi)之名,則來自爸爸當時的取笑:「我們兒子要當小老板啦!」伊提帕解釋。

找到對的商品與通路,願為它咬牙掙扎

小老板海苔在台灣的代理商,優協賣場協銷企劃公司總經理高柏雄觀察,伊提帕的努力與鍥而不捨,和其他成功企業家沒什麼兩樣,但在泰國能有上億規模,7-ELEVEn是他重要的貴人及推手。

2008年,伊提帕接受暹羅商業銀行和朱拉隆功大學薩新商學院合頒的「優秀在地企業精神」獎項(隔年獲獎的包括台灣人熟知的曼谷包品牌NaRaYa)。得 獎前,伊提帕受邀參加泰國商務部與7-ELEVEn合辦的講座,對外分享自己向7-ELEVEn提案無人理會,還慘遭批評「包裝太醜」的經歷。

當時,他提案帶去的海苔「只用塑膠袋裝、外面貼上貼紙,就像菜市場賣的一樣」,當然不得7-ELEVEn青睞。花了2個月徹頭徹尾修改後,再次叩關才傳來捷報,「7-ELEVEn說他們很感興趣,問我願不願意在他們的3,000家超商中販售?」

拿到7-ELEVEn這個超大通路的訂單,伊提帕卻沒能鬆一口氣,因為產品「量產」的考驗立刻接踵而至。完全沒有食品生產線管理經驗的他,必須在2個月內籌錢、設立工廠,並設法讓產品通過7-ELEVEn要求的GMP認證。

他寫好營運企劃書提出貸款申請,銀行卻以他太年輕為由拒絕,他只好賣掉糖炒栗子的事業來籌資。而在工廠營運與食品認證這兩門課上,伊提帕完全是靠自學、發問、不斷打聽,才一步一步過關,讓小老板海苔在3,000家7-ELEVEn成功上架。

宛如「摸著石頭過河」的過程,考驗的不僅是伊提帕的經營智慧,更是膽識與堅持。

「最重要的是,要有正確的心態。你必須相信自己辦得到,並願意為它掙扎。假如等錢都到位才創業,也許我根本不會再有如此大好的機會,」伊提帕說,這也是他當時在講座上留給有意創業者最衷心的建議。

也就是這股信念,深深觸動導演松耀司,讓他決定以鏡頭重新詮釋伊提帕走過的軌跡。

創業就像打電玩,堅持破關才是贏家

「做這些決定時,他腦子裡究竟在想些什麼?」松耀司談起拍攝動機時說。誰說一定要當醫生、做律師才能賺大錢?他希望讓觀眾看到即使只憑著鬥志,主角小塔(Tob,伊提帕的暱稱)也可以靠海苔揚名立萬。

對這部電影,伊提帕表示,雖然只有7成符合事實,不過更要緊的是,觀眾能從他的故事中找到靈感。「主角做過好事、也做過壞事,這就是長大的過程,」伊提帕 最想分享的是:人生很短,要盡快找到自己喜歡的事情,而且不要一味聽別人的話,「要傾聽自己的聲音,永遠不要失去自己的心。」

在沒人認同他從大學休學、或是糖炒栗子事業受阻時,伊提帕都一度想過放棄,但他對事業的熱情和家人的支持,讓他最後終於沒有退縮。「做生意就像打電玩一樣,要一關一關打上去,想成為最高等級的贏家,就必須持續玩下去,」伊提帕說。

目前,小老板海苔在泰國曼谷已擁有18間品牌旗艦店,為了打響國際知名度,今年首度找韓國團體BEAST代言廣告。高柏雄透露,小老板海苔已準備在泰國股票上市,預計今年到明年間完成作業。

從電玩小子到海苔億萬富翁,伊提帕再次改寫一般人對創業之路的既定想像,「小老板」正一步一步邁向他的「大老板」之路。

Monday, May 27, 2013

买屋程序

买屋程序:

1) 给定金(有些不用下定的)

2) 申请贷款 (可以一次申请几家银行)

3) 贷款批准,拿 Letter of Offer

4) 签买卖合约(S&P),给10%的钱
   如果10%要用EPF来给,跟发展商商量期限,最好是白纸黑字
   然后用 S&P 和 Letter of Offer 去EPF申请

5) 签贷款合约

6) 等屋子建到一定进度,发展商就会出信收钱了,如果借90%,就等银行出钱给发展商。
   通常发展商会给14天或21天的时间

房屋建设进度付款:

1) 10% - 签买卖合约(S&)时就要给了

2a) 10% - 完成打桩/地基
2b) 15% - 完成框架和地板
2c) 10% - 完成墙壁和门窗架
2d) 10% - 完成屋顶/天花板/电线配管 (没有配件)/气体管道(若有)/内部电话联接
2e) 10% - 完成内外墙的灰
2f) 5% - 完成污水运作系统
2g) 5% - 完成沟渠运作系统
2h) 5% - 完成道路运作系统

3) 12.5% - 拿锁匙,水电具备

4) 2.5% - 有那位大大可以帮忙翻译?
Within twenty-one (21) working days after receipt by the purchaser of written confirmation of the Vendor's submission to and acceptance by the Appropriate Authority of the application for subdivision of the said Building

剩下的5%由律师楼保管
5a) 2.5% - 拿锁匙的6个月后
5b) 2.5% - 拿锁匙的18个月后

2)贷款合同 (Loan Agreement)的费用是以贷款数额来算的:

贷款 = RM 200,000

a) Legal Fee:
First RM 150,000 = 1.0% (minimum fees of RM 300)
Next RM 850,000 = 0.7%
Next RM 2,000,000 = 0.6%
Next RM 2,000,000 = 0.5%
Next RM 2,500,000 = 0.4%
Excess RM 7,500,000 = Negotiable (not exceeding 0.4%)

Example:
RM 150,000 = 1.0% x RM 150,000 = RM 1,500
RM 50,000 = 0.7% x RM 50,000 = RM 350
Legal Fee = RM 1,850

b) Stamping of Original Loan Agreement
= RM 1,000 (RM 200,000 x 0.5%)

c) Disbursement fees: Title search + Bankruptcy search + Affirmation and etc
~= RM 300 – RM 500

d) Others: Miscellaneous + Transportation
~= RM 150 – RM 300

揭穿假醫治:瞎眼和耳聾(破解影片)

揭穿假醫治:瞎眼和耳聾(破解影片)

2012/02/22 10:27

 

揭穿假醫治:瞎眼和耳聾(破解影片)
譯者的話(- by馬強盛/顏美娟夫婦)
親 愛的朋友,請問你喜歡被人欺騙或詐騙嗎?請問你是否很討厭被欺騙或騙錢的感覺?請問你懂得分辨真假醫治的差別嗎?也許,你去靈恩教會好幾年了,但仍然不知 道那些「假醫治佈道家」的騙錢把戲。請問,若我們教你如何分辨真假醫治,你是否會感恩和明白我們的好心和動機呢?還是,你會誤以為我們是那些反對神超自然 醫治的極端福音派?但事實上,我們是完全相信神醫治的基督徒。我們也可以相信,有些神的僕人和佈道家一開始很可能是有真實醫治的。但是,後來這些神的僕人 因為犯罪不悔改,就失去恩膏了,就如參孫犯罪後遲遲不悔改而失去恩膏一樣。
若 你曾經參加過情緒炒作的假醫治佈道會,又為那些假醫治佈道家奉獻金錢,卻沒有得醫治。這時,若我們揭穿假醫治佈道家的把戲,又揭穿「多種多收」的騙錢歪 理,那麼,你是否會覺醒過來、感謝我們的動機、學習凡事察驗(帖前五21)、停止「憑惡眼想要急速發財」呢(箴廿八22)?你是否會開始真正渴慕純正的福 音、走向耶穌所提到的窄門和窄路呢(太七14)?你是否會懂得防備假先知呢(太七15)?
推薦:對於「多種多收」的理論,牧師都是「直接受惠者」
http://tw.myblog.yahoo.com/johnsonpearl-freeteachings2/article?mid=2529

以下片段是擷取自英國Channel 4電視節目。此影片中的節目主持人並不是基督徒。這個節目乃是從非基督徒的角度,花約六個月的時間,把一個完全不懂得講道的職業潛水教練,訓練為一個當今所謂「信心醫治的牧師」。當然,這個所謂被訓練過的牧師只是個被訓練過的「表演者」,他並不是真的要作牧師。
這位非基督徒主持人的邏輯是:「若是能把一個普通人訓練成為『信心醫治』的表演者,而台下患病的信徒或街上患病的路人卻『真的感覺自己得醫治了』,這樣就能證明:任何明白這些技巧的人都能用同樣的方式行騙;也證明當今許多基督教內的信心醫治者其實都是假的。」
事實上,他們用這種方法在街上實驗,結果卻證明:所有在街上願意接受()醫治禱告的人,100%都感覺自己得醫治了。在實驗之後,節目主持人會再跟這些接受禱告的人說明:剛才那個是實驗性的表演,不是真的,而他們也並未真正從神領受醫治。這個電視節目叫做「Miracles for sale可販售的神蹟」,全長約70分鐘,目前在Youtube可看到整個節目,聽得懂英文的朋友可以先行觀看。
我們要特別聲明:我們絕對相信聖經中三位一體的神為獨一真神,我們也絕對相信神的醫治。這種揭穿基督教醜陋面的影片並無法動搖我們對真神的信仰。然而,我們在教會中的確看過很多假醫治、假理論、情緒炒作、利用人的心理來操控人的現象。有些現象是人們因愚昧而敞開自己給邪靈,有些則是出於人自己的幻想和不符合聖經的期待。雖然我們並不同意這個非基督徒節目的每一個做法和觀點,但是他們所揭穿的內容卻是你憑邏輯能夠理解的
聖經說:「神所喜愛的是內裡誠實(詩五十一6)。因此,若你真的願意在神面前做個敬虔人,你就不應該作任何說謊、誇口、誇大的假見證。若你認為你已真正從神領受醫治,那你就應該去醫院拿診斷證明、或任何可信的醫學檢驗報告來證實醫治的真實性,因為這樣才能真正榮耀神。請注意,誇大不實的見證會傷害基督教,只有真實的醫治見證才能榮耀神!請務必記住這個正確觀念。
今天,所有的基督徒都應該用真理和誠實去察驗那些宣稱自己有醫治恩膏的講員。而你也應該停止為那些情緒炒作、拿不出醫療證明的講員奉獻金錢,因為你的錯誤奉獻會導致這些假牧師、假先知、假使徒更囂張。你的無知會使你成為助紂為虐的推手。我們盼望所有被蒙蔽、被欺騙、被玩弄的人都有所醒悟。今天就覺醒,不要再支持那些情緒炒作的聚會

Darren Brown-Miracles for sale
可販售的神蹟
節目主持人:Darren Brown
譯者:馬強盛/顏美娟夫婦
2012/2/22

(0:12) 你將要看到的領域乃是充滿貪婪和欺騙的。而當這些醜陋的嘴臉正昂首闊步之時,許多人的生命正迷失在其中。
(0:24) 我要講的是一個邪惡的領域,正是當今所謂「信心醫治的領域」。今天,我要塑造一個極普通的人,讓他成一個信心醫治者(faith healer)
(0:48) 信心醫治表演者(原潛水教練):「我知道有些人被誤導,他們的信仰被人利用。這是很噁心的事。因此,我認為自己有責任把我的角色(信心醫治表演者)做好(以致於能夠揭露這些邪惡和欺騙的事)。」
[接下來,主持人示範如何在台上表演醫治,讓台下的人親眼看到()神蹟,並且深信不疑。旁邊那個在觀摩的人其實就是要被訓練成信心醫治的表演者(原潛水教練)]
(1:10) 主持人:「今天,我們將見證神蹟。瞎眼將會看見,耳聾將會聽見,腳要長出來。這些都是假的醫治,但我要示範給你看,讓你知道如何表演。」
(1:35) 主持人:「耳聾聽見是一個很流行的神蹟,而我現在要示範:到底這些神蹟在信心醫治聚會中是如何發生的。」
(1:44) 「這些你所看到聚會中得醫治的人(在講台上作見證的人),他們是被信心講員團隊篩選過的。他們篩選之後,再把病患帶到講台上、帶到醫治的牧師面前。」

如何在講台上示範()醫治的神蹟
(1:54) 主持人:「現在這位女士自出生就耳聾。」(所有我們節目中的自願者都正式登記過,他們是真正患疾病的人。我要求他們完全誠實的回答,但同時他們要假想自己是在一場真正的聚會之中,想像台下有觀眾。)
(2:03) 主持人:「你會讀唇嗎?OK…這位女士自出生就耳聾,她完全沒有聽過聲音。你可以讀我的嘴唇,對嗎?」
(2:15) 主持人:「現在,我要背對她說話,我說一個數字27。…沒辦法,她沒辦法聽到。她需要讀唇才能知道我在說什麼。」
(2:40) 現在主持人要為她禱告:「醫治她,恢復她的聽力…我憎恨那些耳聾的邪靈,我憎恨那些耳聾的邪靈,我現在要把邪靈趕出去。我命令這人的聽力要恢復,現在就要恢復!(向病患的耳朵吹氣)
(2:59) 主持人:「有多少次彈手的聲音?」這女士說:「三次。」
(3:04) 主持人:「請跟我說耶穌」。這女士說:「耶穌」。主持人:「她不再需要讀唇了。一個神蹟似乎已經發生了!……在我們解釋這現象之前,我們要來示範另一個神蹟,一個患瞎眼的人。」
(3:14) 講台助手:「這個人從出生就瞎眼。」主持人:「你今年幾歲了?」瞎眼者:「我今年46歲。」
(3:20) 主持人:「這人46歲了,他從出生就瞎眼。這人從來無法看見,他從來不知道看見東西是什麼感覺。」
(3:30) 在主持人要為他禱告:「天父,我命令這瞎眼的邪靈從這人身上出來,我奉耶穌的名命令這瞎眼的邪靈要出來!奉耶穌的聖名現在就出來!聖靈臨到這人身上、醫治他!」(主持人按手在他頭上、推他,以致讓他順勢倒地。) 主持人:「再把他扶起來!天父,開他的眼睛吧!」
(4:05) 主持人:「現在,請問我現在手勢是比多少數字?」瞎眼者:「數字2」。
(4:07) 主持人:「他能看見了!主啊,我們讚美祢,這人看見了。」
(4:10) 主持人:「我這裡有一條手帕,來拿這條手帕,然後跟著我的身影走。來吧!跟著我走!大家一起讚美主!這人看見了,他的視力恢復了!你們當中多少人相信這個神蹟?」這時,主持人把瞎眼者的拐杖奪過來,丟在旁邊。這舉動是要挑旺群眾興奮的情緒。

破解假醫治的關鍵:他們是非全聾、非全瞎的病患
(4:30) 主持人:「現在,我們要再回去找蘇菲(Sophie那位耳聾患者),再去查證更多事實。我剛才真的有醫治你的耳聾嗎?」蘇菲說:「沒有」。主持人:「你其實是中度重聽,聽力損害(而不是完全的耳聾)。你其實原本就可以聽到我彈手的聲音對嗎(在我還未為你禱告之前)?」
譯 者註:「這種假醫治的破解關鍵是在於:講台上的助手或牧師本身一開始就會宣稱這個人是完全的耳聾、自出生就耳聾,這是要故意誤導你。這種假醫治經常的狀況 是:病患並非完全耳聾,可能是中度重聽,或是一耳聽得見、另一耳聽不見。因此,在情緒炒作之下,那人會因為興奮而用盡他能夠聽見的程度去回應,進而呈現得 醫治的假象。另一方面,對於只有耳聾一邊耳朵的人,他很容易會用聽得見的耳朵去回應。」
(4:48) 主持人:「很類似的手法就是,雖然這人從出生就真的是看不見(醫院登記為瞎眼),但其實他乃是視力損害(弱視)。對於這種病患,只要有光線,他們就能看到模糊的形狀和顏色。因此,當我的手指比數字2的時候,我的手在黑色西裝的襯托之下,患者能夠因為光線對比而看出我比的手勢。加上我用一條明亮的手帕,他也能(模糊地)看 見這顏色。而當我叫他跟著我走的時候,他乃是憑著聽力,聽著我的聲音來跟著我。這二種『人造的神蹟』都是藉著誤導觀眾,故意誇大疾病的嚴重性。而講員察驗 的項目都是患者原本就能聽見或看見的,但講員會把這些講台效果定為『得醫治的證明』。但事實上,他們疾病的情況在禱告前、後都是一樣的,他們根本沒有得到 醫治。」

驳斥那些自称为被耶稣带领去过天堂地狱的人

[转载]驳斥那些自称为被耶稣带领去过天堂地狱的人

 转载自ン小川腾讯网
 
近期在网上看见两个这样的视频文章。一位是韩国的姊妹,自称被主领到地狱里面,看见各种邪灵魔鬼折磨罪人。并画成图画,举行画展。被主内弟兄姐妹疯狂转载,另一位是印尼的腓利曼都法牧师,在网上还可以搜到很多去过地狱的信徒,我不知道他们信得怎么样,但看过都是疑点多多。也声称由主带入地狱,观看恐怖的画面。我看见视频下面的评论有很多弟兄姊妹相信了,我觉得有必要说点什么了。纠正一下错误的观念。  

我可以直接下结论,这位韩国的姊妹和这位印尼的牧师是异端,这样的经历地狱的故事在一般弟兄姊妹看为稀奇,在我却为平常。 小的时候就看到过一本印刷册子,叫做《地狱纪实》,讲的就一个国外的姊妹被主带到地狱,写的如小说一样精彩。前二年有见到过一本《天堂如此真实》的书,作 者是叫秋多玛的一个姊妹。这些人其实都不该叫做弟兄姊妹,应该称作是敌人。现在我谈谈他们的错谬之处。

谬论一:魔鬼在地狱刑罚人。

我估计这些人受佛教和其他宗教的地狱观影响太重了吧,欺负广大信徒圣经真理还不够全备是咋地。圣经里有一条很重要的原则,魔鬼也是地狱里受罚的对象,它们绝对不可能在地狱里折磨人。

在犹大书6节说:“又有不守本位,离开自己住出的天使,主用锁链把他们永远拘留在黑暗里,等候大日的审判。”已经宣告了审 判,那些跟随撒旦一同叛乱的天使都在这受审判之列,试问,一个犯人如何再执行惩罚犯人的权利?有见过犯人替警卫实行权利的吗?世界没有,圣经同样也没有。 有人会问,照神的标准,我们不也是犯罪人吗?答案是,以前是,但借着基督耶稣,我们已经脱离了犯人的身份,成了神的儿女。

那么天使呢?彼得在彼得后书2:4里也讲到:“就是天使犯了罪,神也没有宽容,曾把他们丢在地狱,交在黑暗坑中,等候审 判。”,还有希伯来书2:16“他并不救拔天使,乃是救拔亚伯拉罕的后裔。”所以犯罪天使根本没有脱离犯人的机会,也不可能脱离犯人的身份,犯罪后的天使 结局必定是死,是永恒的刑罚,既然是受刑罚的,又如何成为狱警来折磨和管辖地狱中的人类呢?

如果上述的理由还不够充足证明魔鬼也是受罚者的话,那我们在魔鬼对神的应答中可以找到充分的证据证明他是受罚者。在马太福 音8:28里讲到基督越过加利利海进入加拉大地区,耶稣在那里遇到了两个被鬼附的人,这两个人异常凶恶,以至于没人敢从那里经过。我们注意一下29节中魔 鬼对基督不由自主发出的应答:“神的儿子,我们与你有什么相干?时候还没有到,你就上这里来叫我们受苦吗?”不是受罚者哪来受苦之说?

还有启示录20:7“那迷惑他们的魔鬼要被扔在硫磺的火湖里,就是兽和假先知所在的地方。他们必昼夜受痛苦,直到永永远远。”综上,魔鬼根本不可能在地狱刑罚人类,而且和地狱里的人一样是受罚者。

我们要清楚,地狱的执行者是谁?掌权者是谁?不是魔鬼,而是上帝。有人会奇怪,地狱不是污秽和罪恶的吗?污秽的地方上帝怎么掌权呢?我的回答是,这完全是胡扯。
一、地狱不是污秽和罪恶的,而是神愤怒和公义集中的地方,这里充满的上帝的烈怒。(地狱的火是上帝点燃的,因为是上帝要刑罚人类和天使,不是魔鬼点燃的,希伯来书12:29另外也提到“因为我们的神乃是烈火”,从来没有说过,撒旦是烈火,另外启示录14:10“ 这人也必喝神大怒的酒,此酒斟在神忿怒的杯中纯一不杂。他要在圣天使和羔羊面前,在火与硫磺之中受痛苦”充分说明地狱是上帝愤怒之地,终极公义施行之地。)
二、耶稣从死里复活,已经宣布战胜魔鬼的权势,启1:18 “又是那存活的。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并且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开启地狱之门的钥匙不在魔鬼手中,而在上帝手里。(所以听过一些长 辈祷告时说“掌死权的魔鬼”,上帝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上帝知道你的身之终,寿数几何。不是魔鬼,魔鬼没有死亡的权柄)
    

谬论二、地狱的刑罚除了不灭的火和不死的虫之外,怎么还有其他的刑罚。

我不得不说,这又是受佛教和其他宗教的地狱观影响,而且根本不熟悉圣经照成的错谬结果。整本圣经,至始至终,关于地狱的刑罚,只有两样,不灭的火和不死的虫。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别的。而这些人,竟然有点满清十大酷刑全上的感觉,这完全是扯淡。

有人或许会反问,圣经没有提到不等于没有啊?初听这个问题,似乎的确有道理,是啊,没有提的,不等于没有啊。但我实实在在告诉你,整本圣经关于真理的其实已经完全,谁任意添加什么,删除什么,都是反真理。

我们从几方面来说明一下这句话:

这些人自称被耶稣带到地狱,是吧。奇怪了,约翰在启示录里也看到地狱,他怎么没有看到性虐待,还有那么恶劣的酷刑?难道约 翰的灵命不够?求上帝赦免,给约翰一点灵力。如果你承认圣经的权威性,你去翻启示录,看看有没有超过不灭火和不死虫之外的刑罚?好吧,可能,上帝不让约翰 看到,那么以赛亚呢?耶稣呢?难道耶稣和以赛亚都不如这些人明白的多?(赛14:11 “你的威势,和你琴瑟的声音,都下到阴间。你下铺的是虫,上盖的是蛆。”,可9:48“ 在那里虫是不死的,火是不灭的。”)感谢主,这些比耶稣、以赛亚、约翰还了不起的人,连主和古圣先贤没看到的,这些人看到了,他们没讲到的,这些人讲到 了。好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感谢主基督教有望了。不过,正如启示录22:18讲的“我向一切听见这书上预言的作见证,若有人在这预言上加添说明,神必将 写在这书上的灾祸加在他身上。”我想说这些人是不是在找自找灭亡啊!!
    

谬论三、能从天堂进到地狱观看?

这完全是一厢情愿,不要以为这里拿耶稣当引路人就可以随便说可以。

 一、上帝明确规定天堂和地狱间有道无法逾越的深渊。我们来看拉撒路与财主的比喻,里面亚伯拉罕提到一句话,路16:26“不但这样,并且在你我之间,有深渊限定,以致人要从这边过道我们这边也是不能的。”这里有人会问,人不行,上帝总可以吧?下面一点完全推翻这个可能。

 二、规定不能越界的上帝自己先越界?这是绝对荒谬的事情,也是否定上帝以公义为宝座根基的理论,将上帝拖入不 义的地步。我们想,一个指定法规的人,带头违法,那还有什么脸面要别人执行法规?我们要记住,上帝绝不会违背自己公义的属性,这是基督教最根本的教义之 一。希伯来书1:8/9“论到子却说:神啊,你的宝座是永永远远的,你的国权是正直的。你喜爱公义,恨恶罪恶,所以神,就是你的神,用喜乐油膏你,胜过膏 你的同伴。”一位公义的神带头做不公义的事,这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也是绝对不可能的。

所以那位叫做腓利曼都法牧师,自己也引用财主和拉撒路的故事,最重要的一点,这位牧师自己说出故事的最后一句话,路 16:31亚伯拉罕说:若不听从摩西和先知的话,就是有一个从死里复活的,他们也是不听劝。自己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讲这谬论,他在打言语上的擦边球。目 的还是要把错谬的信息带给信徒。

至于《天堂如此真实》这本书,也真够“属灵”的,比保罗还爱主。保罗曾被提上了三重天,尚且不敢夸口张扬。乃是十四年后, 哥林多教会有人质疑保罗的使徒身份、地位和他所得到的异象启事,保罗被迫说出来,而且用的是“我认识一个在基督里的人”,保罗这样用是怕人过分抬举他。而 这个叫秋多玛的,毫不隐晦啊,真是“属灵”啊!保罗都不及她了,好大的荣耀啊!
     

弟兄姊妹们,在马太福音24章。当门徒问主再临和这世界的末了的时候,主耶稣是怎样回答的呢,第4节,“你们要谨慎,免得你们入了迷惑。”(请弟兄姊妹再读一遍)第11节“且有好些假先知起来,迷惑多人。”论道这些假先知,太7:15 “ 你们要防备假先知。他们到你们这里来,外面披着羊皮,里面却是残暴的狼。” 可13:22 “因为假基督,假先知,将要起来,显神迹奇事。倘若能行,就把选民迷惑了。” 他们这些人的结局:启20:7“那迷惑他们的魔鬼要被扔在硫磺的火湖里,就是兽和假先知所在的地方。他们必昼夜受痛苦,直到永永远远。”启22:18 我向一切听见这书上预言的作见证,若有人在这预言上加添什么,神必将写在这书上的灾祸加在他身上;22:19   这书上的预言,若有人删去什么, 神必从这书上所写的生命树和圣城删去他的分。

揭示"靈恩運動"的異端



揭示"靈恩運動"的異端

第七版序

「靈恩運動」近年來又有新發展,其中以由富勒神學院列號MC510:「神跡奇事與教會增長」課程引發出來的「靈恩第三波」為最顯著。這個課程是由PETER WAGNERJOHN WIMBER合作開辦的。如今「靈恩第三波」也是以這兩個人為主。

  許多人因為「靈恩第三波」所強調的重點(「權能佈道」)與過去「靈恩運動」所強調的(方言)有所不同,而且他們的工作方式與態度也比過去溫和及友善;因此便斷定他們已經與過去不同,便加以接納。好些以往反對「靈恩」的教會領袖,今天反成了推薦「靈恩第三波」的健將,其中要以懷特約翰(John White)最引人注目。因為許多基督徒知識份子一向喜歡看他的著作,在華人教會中也有不少的讀者,他的改變的確掀起了不小的騷動。

  「靈恩第三波」在作法上的確與「靈恩運動」以往的作法有好些不同之處,然而,他們的信仰本質卻沒有不一樣。感謝主,得到主忠心的僕人胡恩德先生的愛心,同意讓我們轉載他的一篇有關「靈恩第三波」的文字:「一切的靈不可都信」。相信讀者們可以從中得到很大的幫助,瞭解「靈恩運動」的真相。

  在對待「靈恩運動」的異端所要面對的問題上,除了要應付「靈恩運動」層出不窮的「花招」與變化外,還有以下三方面的困難:

  一.一般信徒都不肯直接去研究聖經真理,以致對真理一知半解。當面對異端的迷惑時,因對於聖經真理缺乏認識,就無法分辨真假。正如一個沒有見過真鈔票的人,想要辨認假鈔票一樣。但願諸位讀者平時認真研讀神的話,在真道上造就自己,就能保守自己不失腳。

  二.我們忽略了「末世的心態」的危險。許多人對於「靈恩運動」所採取的那種好奇,不肯認真追求真理,對純正的道理感到厭煩等心態,正是「末世心態」的特徵。若我們不認真對付這種「末世的心態」(帖後2:2-3;提前4:1;提後4:3-4),就很難有效地對付異端了。求主叫我們提高警惕,免受迷惑。

  三.今天有太多超宗派的機構和聯合性的聚會。這些機構和聚會的主辦單位,一般來源都沒有很顯明的信仰立場。因此都普遍的受到「靈恩運動」的滲透。因此這些機構與聚會就成了「靈恩運動」的溫床。許多信徒都是在這些場所接觸到「靈恩」與「靈恩分子」。同時和「靈恩運動」中人建立起個人的關係,以致在往後的日子,要抗拒「靈恩」的誘惑就更加的不容易了。我們得非常小心,在參加任何機構之前,先分辨該機構的信仰背景與立場,在參加任何聯合性的聚會與事工時,先認清主辦單位和講員等的信仰立場,以免受牽連。

  這本小冊子先後已印了六版。為了當前眾教會的需要再度付梓;加上了胡恩德先生的一篇「一切的靈不可都信」,相信必能幫助我們對「靈恩運動」的錯誤有更清楚的認識。

  謹將此書恭敬交托恩主,願他再次使用,堅固一些屬主的人。

黃聿源 謹序於一九九二年五月

第六版(增訂版)序

過去這幾年,「靈恩運動」有驚人的發展,不單是在「靈恩派」的「教會」中,人數有顯著的增加,其他宗派的教會中,有越來越多的人接受了「靈恩」,其中不乏教會領袖和知名人士。不少教會因此而分裂,許多教會的聚會與活動也越來越「靈恩派化」,這是使人極其擔憂的事。

「靈恩運動」與天主教之間的關係,這些年來顯得更加密切,天主教中接受「靈恩」的人越來越多,已經形成一股勢力。去年七月二十二至二十六日在美國新俄連斯(New Orleans)舉行的「聖靈大會」便是個很明顯的例子,當時出席聚會的,靈恩派和天主教人士各占一半。另一方面,由天主教所推動的,由一九九零年開始到西元二千年的「宣教2000」,目前已得到「靈恩運動」的大力支持。這些事實說明瞭,「靈恩運動」是與聖經的教訓相違背的。

  今天一般的基督徒,對於這個「運動」都採取無所謂的態度。甚至一些傳道人,縱然不同意「靈恩派」的信仰與所作所為,對於這個「運動」,都不表明立場,任由他們為所欲為。更有人對於「靈恩運動」表現得十分寬大、容忍,然而對於那些反對「靈恩運動」的人,則不能容忍,不表同情。這已經給一般信徒留下錯誤的印象,認為反對「靈恩運動」便是極端,同時給「靈恩運動」製造了有利的條件,因一般信徒對他們已毫無戒心。

  今趁基督漁人團契舉行「第一屆獨立教會聖工人員退修會」之際,要舉行「末世的大迷惑」公開聚會的需要,出版增訂版。其中除了原書的內容不變外,增加了吳主光先生的一篇「靈恩運動的歷史根源」,相信將有助於讀者對「靈恩運動」的「底細」有一些認識。

黃聿源 於一九八八年十一月




再版序

今年六月間,韓國五旬節會的趙鏞基博士到新加坡來領「靈恩」佈道會。因其在各地的知名度,以及本地「靈恩運動」中人的大肆宣傳,唯恐有主內的肢體因此受迷惑,故將本人對「靈恩運動」的一點認識,印成小冊子與主內弟兄姊妹分享。在篇幅和個人的能力上都未能做到詳盡,故多有疏漏之處,望主內兄長多多指教。

黃聿源 於一九八二年十二月


目錄
1.
「靈恩運動」的歷史根源--------------吳主光
2.
揭示「靈恩運動」的異端-------------黃聿源
3.
一切的靈不可都信----------------------胡恩德

(新加坡基督漁人團契出版)

「靈恩運動」的歷史根源

吳主光

  靈恩運動雖然興起自一九零一年,但發展速度極高,至今有學者估計,已有超過百分之六十五的基督徒加入此運動。而且天主教雖然在六十年代才加入,至今亦有超過一千五百萬信徒接受靈恩信仰。此外東正教也受到極大的影響。前年阿母斯特丹由葛培理召開的世界佈道者會議,出席者競有百分之七十五是來自靈恩派教會的。可以說,靈恩運動是自從有人類歷史以來最大的運動。

  最叫人擔心的,還不是這運動本身的極端狂熱,而是有神僕(美國Gerald McGraw of Alliance Witness)多年試驗說方言者,竟發現有百分之九十以上是被鬼附所致的;而且靈恩運動的靈似乎十分成功地在進行大合一運動。不但基督教、東正教、天主教「同感一靈」,而且摩門教也是最早的靈恩教派之一,此外印度教、回教都有講方言現象。但說來也怪,雖然他們「同感一靈」,但其中有不少極端者彼此攻擊和不接納,例如新約教會的領導人洪以利亞,竟在全世界宣佈,耶穌將要降臨在臺灣的「錫安山」,呼籲全球基督徒返回臺灣等主再來,並且與臺灣員警、新加坡員警大打出手,頭破血流,為所有教會,尤其是其他靈恩教會所唾棄。此外「真耶穌教會」、「真真耶穌教會」、「火洗教會」等都不接納其他靈恩教會。這種混合與混亂現象,竟然少被人注意,反而不少著名基要派傳道人也說起方言來,使局勢更加混亂。

  靈恩派人士自知不妙,正竭力抓根據以維護自己。其中他們最關心的,是一九零一年靈恩運動興起之初,被所有教會所杯葛。為了挽回這不名譽的現象,他們拼命在歷史中抓自己的根源,以表揚自己教義的純正和超越性。根據Vinson Synan所著的書《靈恩運動──美國聖潔及五旬節運動史》(臺北教會更新研究發展中心出版),其歷史根源大致如下──


  衛斯理約翰的聖潔運動

  聖公會的衛斯理約翰自覺信仰無生命力,乃到美國印第安人中宣教並追求靈魂的聖潔,在船中遇弟兄會信徒與之談及得救的信心帶來勝罪能力。衛斯理深受影響,一七三八年五月二十四日讀馬丁路德所著羅馬書前言經歷重生得救。他繼續追求,一七三九年一月一日他經歷到大喜樂的復興,於是開始推動一個強調成聖、靈修、得勝生活的「聖潔運動」。衛斯理以自己的經歷為根據稱得救為第一次祝福,稱成聖為第二次祝福。但他的著名同工喬治懷特菲卻反對這第二次祝福的理論。但無論如何衛斯理的聖潔運動使他在英國、美國、加拿大、歐洲建立了成千上萬的教會。


  聖潔運動的偏差

  聖潔運動在各地均帶來大復興,使信徒大哭、認罪,使大批未信的人悔改歸主。不過,間中有一兩次的聖潔運動聚會,會眾確實失去情緒上的控制,以至有人發抖、倒地、擁抱痛哭認罪,今天靈恩派領袖就認為抓到了根源了。事實上聖潔運動確實有一小撮人偏向極端,尤其是發展到一八零零年之時,在肯塔基的一小鎮就出現了一次更激動的情況,他們大部分人躺在地上大叫大哭。更有一些甚至痙攣、狂笑、精神恍惚、跳舞。史書的記載指出甚至連不悔改的人也痙攣。肯塔基的聚會瘋狂現象延伸了五年,並且傳到南部一些小鎮,並且偶然也有人說出「方言」來。不過與此同時,摩門教的聚會也經常有同樣的現象,他們也是大叫、痙攣、跳舞。楊百翰(摩門教第一位繼承人)也經常說方言和翻方言,摩門教的合唱團素以方言和聲著名。

  聖潔運動還有另一些偏激現象,例如:從一八三六至一八七九年有John Humphrey Noyes宣稱自己得到神直接啟示,其權威高過聖潔運動,並且創立「聖潔共產主義」,甚至宣導雜婚,理由是神與人和好,男性與女性也要和好,所以不再有性別之分,並稱之為成聖的雜婚。


  聖潔運動的分裂

  有一點大家一定要明白的,就是聖潔運動本身是好的,它帶來大復興和普世宣教運動,福音因此而傳到中國、南洋、非洲、南美等地方去。而且產生了大量神傑出的僕人,諸如芬尼、司布真、慕迪、宣信等等。聖潔運動中的偏激分子只屬其中極少數而已。例如:聖潔運動發展到美國內戰之後,偏激的極少數也逐漸多起來了,到了一八九五年,這些偏激分子紛紛離開了衛斯理約翰所創辦的循道會,變成二十多個以上的教派。究竟這二十個教派有多少人數呢?史書告訴我們只占美國循道會會友的二十分之一而已。可是今天的靈恩派人士卻強調他們的根源是來自衛斯理約翰的聖潔運動。他們這樣找出自己的根源,正是證明他們的「祖宗」都是循道會──聖潔運動主流教會所驅逐出來的。到底這二十多個偏激教派是怎樣被逐的呢?

  美國戰後的教會漸漸世俗化起來,有不少戰前復興過的領袖人物起來提倡復興衛斯理約翰的復興原則,重點聖潔運動的火把。由一八六七年開始,陸續出現許多大型的聖潔運動聚會和退修會。其中以一八六七年七月十七日在新澤西葡萄地舉行的退修會作為戰後復興的開始。追求聖潔的要求蔓延全國,許多鼓吹聖潔的刊物出版。到一八七零年已達到高潮,全國共有二十八個聖潔退修會營地,三百零四位聖潔講員。

  不過,到了一八八零年代,分裂就陸續出現了,循道會的領袖們紛紛指出許多現象已經離開了原來的正規。率先離開循道會的有一八八零年的華納Daniel S.Warner,他創立了「神的教會」,其他教派也爭相效尤,在德洲更有一些狂熱分子倡論「無罪的完全」、「死亡的自由」、「婚姻的純潔」、「禁吃豬肉、咖啡」、「靠神醫治病,醫生和藥物都是不需要的」。此外還有「人民福音教會」、「美國五旬節教會」、「新基督教會」,上述這些教會後來又合併為「拿撒勒人會」,由她又產生「拿撒勒五旬節教會」。還有「天路聖潔會」、「國際使徒聖潔聯盟」、「五旬節援救使團」、「火洗聖潔會」等等。這些都是離開循道會的偏激教派。各派主張不一,但其骨幹精神大致相同。


  最偏激的例子

  舉一個最偏激的例子。一八九五年在愛俄華州由歐溫(Benjamin Hardin Irwin)創立的「火洗教會」為最能代表靈恩運動的「根源」。首先衛斯理約翰早就以自己的經歷錯誤地講「第二次祝福」的論調,以後就由偏激分子繼續發明第三次祝福、第四次祝福等。歐溫稱第二次祝福為「聖靈的洗」,他繼續強調要進到完全就要經歷第三次的洗,就是「爆炸洗」,甚至第四次「強炸藥洗」、「氧化洗」等。他帶領的聚會都是大喊、尖叫、說方言、痙攣、陷入恍惚狀態。他的教會很快就在各大州建立起來,甚至發展到加拿大,他自任眾教會的總監。雖然他的理論遭到許多教會的抨擊,但他的「成就」卻吸引許多傳道人。他提倡極度的嚴謹生活,不准男人結領帶,不准信徒吃豬肉、鯰魚和其他舊約稱為不潔的食物。但是到一八九九年,他的會眾竟然發現他自己的私生活充滿罪惡,逼使他在一九零零年公開承認,辭去監督之職,他所有的教會立即全部癱瘓。


  靈恩運動的開始

  值得我們注意的,乃是真正開創靈恩運動的巴罕(Charles F.Parham)原是在歐溫的教會聚會的。歐溫的火洗教會癱瘓了之後,巴罕就在一九零零年十月創辦了「貝瑟聖經學校」,又建立「神醫之家」,發行「使徒信心」雙月刊。靈恩運動就是在他的聖經學院暴發出來的。這聖經學院開始了兩個月之後,即在十二月之時,他領導四十多個學生研究使徒行傳第二章,在研究過程中,他曾為主領別處的聚會而暫停到學校三天,留下學生們自己研究。到他回來的時候,全體學生都認為使徒行傳顯示出受聖靈的洗的必有憑據是說方言,這倒使他驚奇,因為他一向都沒有這樣想。於是他和學生們舉行了一次通宵祈禱會,由一九零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一直持續到第二年一月一日。那個晚上,一個名歐茲曼(Agnes Ozman)的同學要求他按手在她的頭上為她禱告,於是她就成了靈恩運動第一個說方言的人了。這事之前也有人說過方言,但卻不是常常說,也不是人人說的。這次之後,他們就強調人人說和常常說了,這就是靈恩運動的願意了。歐茲曼不但說方言,而且她有三天時間不會說英語,要用筆寫,而且不時寫中文,以後巴罕自己和四十位同學都說出方言來。這件事很快就在各大報章中大事報導,這些學生曾說了二十一種已知的語言,巴罕索性結束聖經學院,到各地大事宣傳五旬節教義。


  靈恩運動的擴散

  巴罕雖然開始了靈恩運動,但將之發揚光大的卻是一個叫瑟木W.J.Seymour的黑人。他是巴罕的學生,初時因他骯髒而沒有衣領,到處被人歧視,不准他講道。結果有一個信徒接他到家中,在那裡他帶領了一連幾天瘋狂的祈禱會,他們倒地、狂笑、說方言,吸引許多人來圍觀,瑟木就站在門口向眾人講道。既然有這麼多人有興趣,瑟木就找到一間廢棄的循道會禮拜堂,就是靈恩運動發揚光大最著名的阿蘇撒街三一二號了。在這裡瑟木開始了「大復興」,全國各地的人都湧來參加他主領的聚會,報章不斷地大事報導,足有三年之久阿蘇撒街成了瘋狂地區,人們大喊、哭泣、跳舞、昏迷、說方言、痙攣、趕鬼、神醫、異象等。甚至許多洛杉機的玄學團體、降神師和靈媒也來參加。瑟木寫信給他的老師巴罕,請他來看看並指導他如何管理這瘋狂的團體,因為會眾說方言到了不受控制的瘋狂程度,使他制止不來。男女兩性的親吻實在太多。有些聖潔派的偏激教會也批評他們的聚會象地獄一般。最後一九零六年十月,瑟木的老師巴罕終於來到了,他看見當時的情況大感震驚,因為他認為那些降神師和催眠師似乎已經接管了這教會。於是他講道指責並想制止他們的瘋狂,結果會眾竟然請他離開,永不再歡迎他。以後巴罕一生大力抨擊阿蘇撒街的聚會,但阿蘇撒街的聚會已經影響全美國並傳到歐洲去。幾乎所有五旬節教會的信徒都尊敬阿蘇撒街的復興,曾到過阿蘇撒街的人都成了五旬節靈恩派的強烈領袖。其中有佛羅倫斯克芬(Florence Crawford)、芝加哥的杜約翰牧師(W.H.Durham)、黑人史都華(Sturdevant)等,都是著名的靈恩運動領袖,他們分別將阿蘇撒街的瘋狂聚會方式帶到其他地方去。此外還有許多著名的靈恩領袖都是來自阿蘇撒街,並且成了歐洲靈恩運動最有力的創始人和推動者。

  靈恩運動的根源是否聖潔運動?不,因為所有聖潔運動的教會都反對阿蘇撒街,而且發展到今天變成派別林立、怪論多多的普世靈恩運動教會,仍然互相攻擊,彼此不接納。筆者要指出,靈恩運動的根源是來自那混亂的靈。可惜今天很少人注意那靈,只注意了外表的「復興」,這表示末世大迷惑已經發展成為非常龐大的勢力了。


揭發「靈恩運動」的異端

黃聿源

  主耶穌基督在馬太福音二十四章,回答門徒們詢問有關末世及他再來前的預兆時,他告訴他們許多末世及他要再來之前將要發生的事,好叫他們(包括我們)警醒,可以提高警惕,忠心預備迎接他的再來。在開始敘述末世的各種預兆時,他便慎重地警告門徒們(亦即提醒我們)「要謹慎,免得有人迷惑你們。因為將來有好些人冒我的名來,說,我是基督,並要迷惑許多人。」(24:4,5)

  過後他在同章第二十四、二十五節再一次提醒門徒說:「因為假基督、假先知將要起來,顯大神跡大奇事。倘若能行,連選民也迷惑了。看哪,我預先告訴你們了。」

  從以上的經文,我們可以看出,末世的時代的一大特徵便是許多異端將要興起,因為假先知們所傳的假道,許多基督徒將要受迷惑,去跟隨這些異端假道。主說,看哪!他已預先告訴我們了。所以我們必須謹慎,免得受迷惑才是。

  我們今天的確是生活在這個末世的時代,離主再來的時候是那麼的近,撒旦也將盡其所能做垂死的掙紮。因此我們看到,過去這一兩個世紀以來,世界上興起了許多大異端,如安息日會、守望台(或稱「耶和華見證人」)、摩門教、基督教科學會、統一教,還有目前正以野火燎原之勢,橫掃歐美並亞洲各地的「靈恩運動」。

  「靈恩運動」起源於十九世紀末的美國,強調說方言、行神跡、見異象、作異夢。常以神跡為號召。曾一度安靜下來。二十世紀三十年代,中國北方也有好些人受影響,其中以張巴拿巴為最著名,他創立了「真耶穌教會」。

  本世紀六十年代,「靈恩運動」又再蓬勃發展起來。對於港臺以及新馬一帶的華人教會來說,我們應該都還記得香港的江端儀女士曾到這一帶傳「靈恩」的道理,使許多華人教會分裂,製造許多的混亂,建立了一些所謂的「新約教會」。

  近年來歐美的「靈恩運動」,以一種修正的姿態出現,滲透在各教會與基督徒團體及機構中去,迷惑許許多多的人。因著他們的「作法」,比已往的「靈恩運動」溫和,故我們稱為「新靈恩運動」。但是本質與舊的沒有什麼不同。


  「靈恩運動」是極端還是異端?

  到底我們要以什麼態度對待這樣的一個運動呢?這要看這個運動的本質,到底是極端,還是異端。

  許多人以為這是一種極端的運動,太過強調聖靈的洗、說方言、神醫、神跡、異象等。如果真如這些人所認為的,「靈恩運動」只是比較極端的運動,那麼我們要以愛心勸勉、幫助他們,使他們改變作風,不要那麼極端。同時我們還得將他們當作弟兄看待。

  有人說,他們當中有好些是虔誠的人,我們也都認識他們,看情形他們不像是什麼異端的。我想這種看法是很膚淺的。所有的異端如天主教、安息日會、耶和華見證人、摩門教等,他們當中也都有一些虔誠的人。然而,很可惜的,他們也的確是被迷惑,相信了異端。

  又有人說,他們的工作似乎發展得特別迅速,有許多人跟隨他們,其中不乏專業人士和社會知名人士。而他們的聚會也往往是人多勢眾,聲勢浩大的。看樣子是很興旺的,他們也說神特別祝福他們。難道還會是異端嗎?這種說法也站不住腳。發展得快,人多勢眾都不能證明他們的信仰是對的。事實告訴我們,在過去一百多年來,上述的異端,特別是安息日會、摩門教、耶和華見證人、統一教等,他們的發展都遠超過正統的教會,他們的工作發展迅速是有目共睹的。因此發展得快也不能成為證據,證明他們信仰的純正。況且,主耶穌基督早也提醒我們,許多人要受迷惑(24:4-5)。使徒保羅也告訴我們,在末世的時代,許多人要離棄真道,聽從鬼魔的道理,因為這些人耳朵發癢,就隨從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師傅,並且掩耳不聽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語(提前4:1;提後4:3-4)

  還有人說,他們能奉主的名行神跡,難道還會是異端嗎?表面上看這似乎是不可能的。不過我們必須知道,魔鬼也會行奇事,冒充神跡的。當初,摩西在法老面前行神跡,刑罰埃及人,法老的術士也照樣憑邪術行相似的神跡(7:8-11,20-22;8:5-7)。因此法老便心剛硬,不肯讓以色列人離開埃及。哥林多後書11:13-15也警告我們,撒旦也裝作光明的天使。況且主耶穌也曾提醒我們,這些假先知是「冒他的名來」( 24:5);又說,假先知亦是奉他的名傳道、行神跡,不過他不認識他們,他們是作惡的人(7:22-23)

  主的話指示我們,會行神跡的人不能證明是從神來的,相反的,末世的假先知,都將以行神跡來迷惑人。將來假基督出現時,亦將以神跡來服人(13:1-3;24:24;帖後2:9;13:11-14)。因此,「靈恩運動」中人能奉主的名行奇事,也不能證明他們是出於神,是信仰純正的。

  我們要怎樣辨別,才能確實知道,到底他們是否出於神?他們是否是異端呢?

  如果他們不是極端,而是異端,我們就得抵擋、揭發並摒棄他們,把他們當作是可棄的仇敵,像對待其他的異端一樣。

  如何分辨

  要分辨「靈恩運動」是否是異端,基本上有兩種途徑:

  ()根據約翰壹書四章一至三節所說的:「親愛的弟兄啊,一切的靈,你們不可都信,總要試驗那些靈是出於神的不是,因為世上有許多假先知已經出來了。凡靈認耶穌基督是成了肉身來的,就是出於神的。凡靈不認耶穌,就不是出於神,這是那敵基督者的靈,你們從前聽見他要來,現在已經在世上了。」

  這個方法是通過試驗那在「靈恩運動」者身上的靈,到底是出於神的不是。我們得注意,不是試驗那人,而是要試驗那在這些人身上的靈。通常是在那人全然被那靈控制時,試驗那個靈。你可以對那人身上的靈說:「我奉主耶穌基督的名,問你裡面的靈,要這靈答覆,耶穌基督是不是成了肉身來的?」試驗時,不要問其他的問題。根據許多主的僕人試驗的結果,證實在「靈恩運動」者身上的靈並不是從神來的。因為那靈不承認耶穌基督是成了肉身來的(有關這一點,宣道書局出版胡恩德先生所著的「靈恩運動」一書第五頁至十三頁有相當詳細的討論)

  這種試驗法,試驗的人要十分小心,免被那惡者所欺騙。

  一般靈恩派中的人,常以不可試探神為藉口,不願意試驗在他們裡頭的靈。然而,主的話在約壹4:1-3既然有這樣清楚的指示,我們不能不實行。若明知有被迷惑的可能而不肯照著聖經的教訓,試驗自己身上的靈,是一種諱疾忌醫的作法,那才真是試探神的行徑呢!

  ()第二種分辨的方法,也是我們在這裡要比較詳細的討論的:是根據聖經明文的教訓來分辨「靈恩運動」的信仰。若「靈恩運動」的信仰與聖經教訓相符,就不是異端,反之則是。這也是主在申命記十三章1-11節所教導我們的方法。

  在申命記十三章1-11節告訴我們,如果有先知或作夢的興起來,向我們顯個神跡,要說服我們去信從我們素來所不認識的別神,就算是他的神跡能應驗,也不要隨便跟從他,乃要用神的話試驗他,看看他的教訓是否符合神的話。若與神的話不符合,不論他是誰,是你的妻、兒或摯友,都不可聽從,乃要從民間將他除去。這是比較客觀,也最有把握的試驗方法。我們可以將「靈恩運動」所教導的道理,逐一的用聖經的話來分辨,若能證明他們的教訓是不符合聖經的教訓(特別在重要的事上,如神的救恩、神話語的權威等方面),我們就可以肯定他們是異端。


  「靈恩運動」的錯謬

  「靈恩運動」至今尚未有一個統一的機構,為他們的信仰發言,因此我們只能從「靈恩運動」的各種印刷品來研究他們的信仰。其中有某些的差別,如目前修正了的就不像過去的表現得那麼狂熱,也儘量避免唱極端的論調,不過在本質上還是一樣的。

  我們將設法把「靈恩運動」的各種基本信仰,逐一地以聖經的話加以分辨,相信大家可以看出,其中的的錯誤,絕不只是看法上的差異,而是根本的偏差,乖離聖經的真理。


  (一)有關「聖靈的洗」

  據「靈恩運動」的教訓,每個基督徒都應該有兩重屬靈的經歷。第一重是得救重生:當一個人信了主,他的罪就得了赦免,領受永生,並且接受了聖靈。不過,這時候他所領受的聖靈是有限度的,這種基督徒不能完全明白聖經,不能過得勝的生活,沒有能力服事主。第二重經歷,根據他們的說法,叫「聖靈的洗」:是指在得救重生接受聖靈之後,一定有外在的記號,那就是說方言(即一種人聽不懂,連說者也不明白其中的意思的舌音)。而且是要經過迫切的追求、「倒空」,甚至禁食才能得到的。


  聖經對「聖靈的洗」的教訓

  首先是施洗約翰提起的,他說他是用水給人施洗(悔改的洗),但是有一位在他以後要來的,他的能力比他大,地位比他高的,要用聖靈給人施洗( 3:11)。很明顯的,他是指著主耶穌說的。

  主耶穌在復活以後、升天之前囑咐門徒們不要離開耶路撒冷,要等待父所應許的,就是施洗約翰所說過的「聖靈的洗」。主說,「不多幾日」,門徒們就要受「聖靈的洗」(1:4-5)。可見在這個時候,門徒還未受聖靈的洗。

  到了使徒行傳第二章,五旬節的時候,也即是主升天後第十天,當門徒們聚集在耶路撒冷的一座樓上,聖靈便降臨在他們眾人身上(2:1-4)。這應該就是天父藉著施洗約翰所應許的,也是主耶穌基督升天前囑咐門徒所等候的「聖靈的洗」。

  到底聖靈的洗是什麼?使徒行傳第二章只記載了當日發生的事,而沒有加以解釋。答案是在哥林多前書十二章十三節:「我們不拘是猶太人、是希利尼人(指外邦人)、是為奴的、是自主的,都從一位聖靈受洗,成了一個身體,飲於一位聖靈。」

  從這一節經文,我們知道,受聖靈的洗,從歷史觀點(特別指徒第二章)來說,是信主的人,接受了內住的聖靈。主在約14:16-19應許教會說,他要求天父賜下聖靈,使他永遠與信徒同在,並住在我們裡頭。這裡便是指這麼一件事。自從那一天開始,所有信主的人,都有聖靈住在他們心中,也因此使所有信主的人成為一體(即是「教會」)

  從個人的觀點來看,五旬節以後,所有信主的人,在信主的時候,就接受了聖靈在他心中(參弗1:13-14),也即是接受了聖靈的洗。

  根據聖經的教訓,每個信徒在信主時,就已接受了聖靈的洗,要不然他們就沒有聖靈,也不屬於主的身體的一部分。並不是第二重經歷,更不用特別的祈求,也沒有什麼外在說方言的記號了。


  「靈恩運動」者的解釋

  「靈恩運動」者首先引用約7:37-38,說這裡主應許有兩重的經歷:第一重的經歷是三十七節,「人若渴了,可以到我這裡來喝。」根據靈恩運動者的說法,這是指接受救恩。第二重經歷,他們是在第三十八節「信我的人......從他腹中要流也活水的江河來。」他們說,這是指一個人在重生得救後,經過努力的追求,才能得到的,一定有說方言的外在記號為印證。

  明眼人讀這段經文,都可以看出,這兩節經文指的完全是同一件事:到主那裡來喝的人,也即是指信主的人。從他腹中流也活水的江河來,即是指信主的人。從生命中流出得救的、活潑的生命,如同活水的江河一樣。

  他們常引用使徒行傳第二章五旬節時發生在耶路撒冷的事,使徒行傳第十章發生在哥尼流家裡的事,以及使徒行傳十九章發生在以弗所十二位門徒身上的事為印證,設法證明受聖靈的洗是第二次的經歷,一定有說方言為印證,同時還要經過特別的追求。

  有關使徒行傳中的三個例子:首先我們必須提的是,這是使徒行傳中所有說方言的記載,除此之外,在使徒行傳中再也沒有別的記載。(使徒行傳記載了首三十年教會的歷史,在這三十年中,根據使徒行傳的記載只發生了三次,可見並不像靈恩運動者所說的,每一個信徒應該有說方言的經歷。)第一次(徒二章)是發生在主後32年,第二次(徒十章)是發生在主後41年,而第三次(徒十九章)是發生在主後56年,其中的間隔是很久的。

  在這三次的記載中,我們可以得出以下的結論:第一,門徒們都在第一次接受聖靈時說方言。第二,他們並沒有追求,是在完全的被動之下說了方言。第三,他們的方言,根據聖經中唯一的說明(2:4,5-11),是別國的話,是各種人的鄉談。絕不是「靈恩運動」者所說的,沒有人聽得懂,連說者亦不知所云的「的的、答答」的舌音。

  由以上所述,我們可以看出,「靈恩運動」者對「聖靈的洗」的教訓是沒有聖經的根據,甚至是曲解聖經的話語而發明出來的。若人們真的接受了這種教訓,會使人誤會,以為我們信主時接受的救恩並不完全,還要經過特別追求後,才能得著較完全的恩典。這與聖經的教訓相違反。彼得後書告訴我們,「神的神能已將一切關乎生命和虔敬的事賜給我們,皆因我們認識那用自己榮耀和美德召我們的主。」(彼後1:3再參考羅8:32)今天,我們所要追求的,不是得著更完全的恩典,而是更完全地讓主的恩典在我們的身上流露出來。


  (二)有關說方言

  另一方面,他們以說方言為經歷第二重經歷的證據。因此許多人變成追求說方言,以表示他已經得到了更豐富的恩典。事實也是這樣,「靈恩運動」者多番鼓勵人說方言,甚至教人說方言,這就與聖經的教訓離得更遠了。

  論到說方言,「靈恩運動」者簡直把它當做法寶,開啟神一切屬靈寶庫的鑰匙。首先他們說,說方言(指舌音)是受靈洗的記號;接著他們說,說了方言後,靈性會突飛猛進,讀經有亮光,禱告、傳道有能力,還會行異能神跡;甚至說,神還會通過方言直接地啟示說方言者,使他明白許多屬靈的奧秘。

  不管「靈恩運動」者怎麼說,我們必須從聖經,主的話中來明白有關方言的真理;是否每個基督徒都要說方言?說了方言是否就表示已靈性高人一等,滿有屬靈的亮光,禱告、傳道有能力,會行奇事?神是否會藉著方言直接給說方言者新的啟示?當我們回到聖經裡來時,就不難發現,「靈恩運動」者所說的,都是歪曲聖經的教訓或根本是自己捏造出來的。

  首先,讓我們看是否每個基督徒都說方言。「靈恩運動」者引用馬可福音十六章十七節說,主應許所有信主的人都會說新方言,同時還會行神跡奇事,所以他們堅持,每個信徒一定會說方言。

  讓我們看清楚,馬可福音這段經文,是主在升天前向門徒們說的,應該與馬太福音二十八章末了的一段是同一個時候說的。在這裡他囑咐門徒們要往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聽,並應許說,「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然後告訴門徒說,「信的人必有神跡隨著他們,就是奉我的名趕鬼,說新方言,手能拿蛇,若喝了什麼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主是說,信的人「必有神跡隨著他們」,倒不一定是說,信的人都會行神跡。若像「靈恩運動」者所說的,因為主有說到信主的人會說新方言,所以每個基督徒也就得要說新方言,那麼,主所說的其他的神跡奇事如手能拿蛇、喝了什麼毒物必不受害等,又怎麼樣呢?只要我們小心地讀這一段經文,便不難看出,主是指在信的人當中,會有這一些神跡隨著他們。從過去教會的歷史,特別是初期的教會歷史,以及許多做開荒佈道工作的宣教士們的經歷中,我們就不難看出,主所應許的的確確是一一的應驗了,但絕不是像「靈恩運動」者所說的,每個基督徒都要有這些經歷的。

  其實,聖經明文的教訓中,清楚地告訴我們,不是每個基督徒都應說方言的(林前12:7-11,28-31)。可見他們是根據自己的經歷教訓人,而不是根據聖經的話語教訓人。其實這也不足為奇,「靈恩運動」者經常強調個人經歷超過神的話語。就如他們的一位領袖(Larry Christenson)就常表明他的信仰是根據他個人的經歷,而他認為,神學只是用來解釋他的經歷的。(Speaking in Tongues》,Dimensions Books,1968)

  說了方言,就比別人屬靈,滿有屬靈的亮光與能力嗎?我們找遍了聖經,絕對無法找到支持這種論調的經文。「靈恩運動」者純粹是根據他們個人的經歷與見證,而他們的見證也不見得是一致的。他們的見證中,許多是有矛盾的,而見證往往是很主觀的。如果有人說他覺得他比以前更愛主,這個見證既不能被證實,相反的,使我們覺得他是缺乏謙卑,自我還未被對付。根據慕安得烈的看法,一個人越屬靈,就越覺得自己汙穢,正如保羅一樣,他到了晚年,靈性到達高峰時,反覺得自己是罪人中的罪魁(提前 1:15)

哥林多的教會是最熱衷於說方言的了,而保羅為了要限制他們,才寫了林前第十四章,加以限制。若「靈恩運動」者的說法是正確的,哥林多的教會應該比別的教會都屬靈才是。然而從哥林多前後書中我們可以看出,這個教會充滿各種罪惡,有些罪惡連外邦人都少犯(林前 5:1)。而保羅在給他們的書信中,一開始便提出,他不把他們當作是屬靈的,只把他們看成是屬肉體的(林前3:1-3)。由此可見說方言在促進靈性長進上並無幫助。


  (三)有關啟示

  若說神會藉著方言,向人直接啟示,這種說法,不但沒有聖經根據,相反的,是與聖經的教訓相反。許多異端也都這麼宣稱,他們有神直接的啟示。安息日會的創始人Mrs.White就說,神在夢中直接向她啟示,要守安息日。耶和華見證人的刊物《守望台》就宣稱,其中的文字是神所啟示的。摩門教的創始人Joseph Smith更說,他是得到神直接的啟示,寫了摩門經以及其他兩本摩門教的經典(即《Doctrine of Covenants》與《Pearl of Great Price)。其實神直接的啟示,在聖經完成時就已停止,我們再也不能在神已經給人的啟示(聖經)以外加添什麼,當然也不能減去什麼(22:18,19)。若在神的啟示上作任何的增刪的,就是異端。天主教宣稱,教皇能直接從神那裡領受啟示,因此其中許多不合聖經的教訓,就在「直接啟示」的論調下,被接受下來。

  「靈恩運動」者常藉說方言之便,傳播許多所謂神的「直接的啟示」。他們當中許多人,也常藉著禁食等途徑追求,盼望得到神直接的啟示。這是非常危險的,這也是其中充滿許多錯謬的根源之一。魔鬼常利用所謂的啟示迷惑人,「靈恩運動」者中,正有許多人被迷惑。在此提出一個作例子:

  許多年前,當江端儀女士到新加坡來時,有一位教會中的姐妹,接受了江某的「靈恩」的教訓,跟隨了江某。有一天她到教會中來對傳道人說,神直接啟示她,要她離開丈夫,到香港去追隨江某,結果真的這麼做了,其後果十分可怕。

  接受聖經以外神直接的啟示,便是推翻以聖經作為基督徒信仰與生活唯一準則的權威。我們得十分小心謹慎,免受那惡者的迷惑。

  「靈恩運動」者亦常宣稱,說了方言後,會見到異象。當前韓國五旬節會領袖趙鏞基博士就在他的見證中說,他說方言後,曾見到主,他釘痕的手流著鮮血。這與天主教和其他的異端所說的一樣。我們十分懷疑,主在今天,除了藉著聖經的話,向人顯明他自己外,還會用異象向人顯現。


  (四)真偽方言

  說到方言,其中還有一個根本的問題,那就是「靈恩運動」者所說的方言,到底是否聖經中的方言。以上我們的討論,似乎已先接受了「靈恩運動」者所說的方言即是聖經中的方言。他們的錯誤好像只是在方言的運用方面,與對方言的看法上,事實倒不是這樣。我們若詳細查考聖經,就不難看出,聖經中提到的「方言」,不論在馬可福音、使徒行傳或哥林多前書中,只有一種用法,即是指一種「語言」。

  以上我們說過,全新約中,有清楚解釋「方言」是什麼的,只有使徒行傳第二章四至十二節。在第四節這裡,除了將「方言」(英文作Other Tongues)這個詞,直接譯為「別國的話」是指那些到耶路撒冷來守節的帕提亞人、瑪代人、以攔人和住在米所波大米、猶太、加帕多家、本都、亞西亞、弗呂家、旁非利亞、埃及的人,並靠近古利奈的呂彼亞一帶地方的人,從羅馬來的客旅,以及革哩底和亞拉伯的鄉談,我想這是再清楚也沒有的了。

  使徒行傳中,另兩次說方言的事件中:第十九章那裡只說他們說方言,又說預言(或作講道),沒有提起他們說方言的內容。然而第十章在哥尼流家裡說方言的例子,聖經說,他們用方言「稱讚神為大」,可見亦是有意思的話語。

  今天所有「靈恩運動」者所說的「方言」,都不是一種語言,只是一種捲舌頭所發出的「的的、答答」的聲音。他們常辯護說,他們所說的,不是使徒行傳的方言,而是哥林多的方言。現在讓我們看看哥林多的方言是否就像他們所說的,只是「的的、答答」的一種舌音,而不是有意思的語言。

  我們只要從哥林多前書十四章,保羅討論到說方言的問題中所提到的一些話語,就不難看出,那裡所說的方言也必是一種語言。

  1.第二節「那說方言的,原不是對人說,乃是對神說,因為沒有人聽出來;然而他在心靈裡,卻是講說各樣的奧秘」。「靈恩運動」者常引用這節經文說,說方言既然不是對人說,就不是一種語言;這是十分牽強的,只要讀下去,這種說法就不攻自破了。不要忘記,向神說話也是用語言,不是單用沒有意思的舌音;況且下麵說,那說的人是在心裡講說各樣的奧秘。若說的人都不知自己之所雲,又怎樣講說各樣的奧秘呢?

  2.當提到方言在教會的使用時,保羅說方言不宜隨便使用,因為他說,「舌頭若不說容易明白的話,怎能知道所說的是什麼呢?這就是向空說話了。」(第九節)由此可見,哥林多人說的方言仍是一種語言,只是較不容易明白罷了;因此保羅禁止他們隨便使用。

  3.「所以那說方言的,就當求著能翻出來。」(第十三節)又「若有說方言的,只好兩個人,至多三個人,且要輪流著說,也要一個人翻出來,若沒有人翻,就當在會中閉口。」(第二十七與二十八節)這兩節經文告訴我們,若有人要在聚會中使用方言是可以翻譯的(英文是Interprete),就必定是一種語言。同時要事先知道有人會翻才可以講。若不是一種語言,事先又怎能知道是否有人會翻呢?

  「靈恩運動」的聚會中,以往常有大家大講方言的混亂情形。以後經別人指出後,目前好些「新靈恩」者就比較安靜,有些也嘗試翻譯,一般的都是有人先講了一陣方言(其實是發了一陣舌音),然後有人按照自己的意思講解一番。一來這算不得是翻譯,因為講者不知所云,譯者亦不知其聲音的意思。另一方面,他們將聖經所定下的原則顛倒過來。聖經說要先問有沒有人會翻譯,有人表示會翻譯然後才可以講,否則就不能講。我們這樣指出,並不是要他們在這一方面加以修正一下,而是要指出,「靈恩運動」者所說的所謂方言(一種沒有意思的舌音)絕不是聖經中的方言。因為聖經中的方言,必然是一種語言,因此他們便成了說「謊言」的了。


  (五)有關神跡與神醫

  另一方面,「靈恩運動」者常強調神跡,特別是神醫。我們不要忘記,不是所有的奇事異能都出於神。邪靈,魔鬼也會行奇事。假神都是以神跡吸引人,使人信服。今天「靈恩運動」者常以神跡,特別神醫為號召,吸引人來接受他們的教訓。這種作法本身就不合聖經的教訓。

  主在世上時曾行無數的神跡,然而他從不用神跡為號召;相反的,他常吩咐那得醫治的人,不可宣揚(1:43,44;7:36;9:30;12:16)。這是作法上的問題,真正的問題是他們對於神醫的教訓,乖離聖經的真理。

  根據「靈恩運動」者的教訓,主耶穌在十字架上所成全的救恩,包括對身體、疾病的醫治。因此,他們說,基督徒不應該生病,若是生病了,無論什麼病,只要向神認罪,並求主醫治,只要你相信,主必定醫治你,正如凡悔改信主者,主必然拯救他的靈魂一樣。(參《God's Healing for Youby finnis Dake)他們所根據的聖經是馬太8:14-17;彼前2:24,而這兩處經文,都是引自以賽亞的預言。根據他們的說法,這裡的醫治是指疾病的醫治。他們認為疾病是從罪惡來的,主耶穌的救贖,既然擔當了我們的罪,當然也擔當了我們的疾病,因此有人進一步認為服藥是犯罪。

  誠然,我們相信主耶穌基督的救恩,包括我們的靈魂與身體。不過有兩個不同的步驟。靈魂的救贖是現今的,即刻的;而身體的救贖,根據聖經的教訓卻是將來,當主再來時才實現(參羅8:23)。保羅在這裡不但告訴我們,將來我們的身體要得贖,同時也告訴我們,現今,我們這些得救的人,生活在肉身之中,還得服在虛空之下,自己心裡歎息,等候那得贖的日子來到。

  若我們接受「靈恩運動」者的說法,無非是在主的救恩當中,加上一些主沒有應許的東西,使人對救恩失望並埋怨神的不公平。同時那些在病痛中的基督徒(基督徒也與非基督徒一樣會生病,靈恩派中的人也有生病的),豈不是完全沒有安慰可言,他們若不是被神撇棄,就是被神輕看不顧,或是犯了不得赦免的罪而需要受病痛的刑罰。那些死於疾病的,豈不是因罪不得赦免而死。

  中外古今有許多主所重用的僕人,曾經或正在病痛中,繼續倚靠主,為主做見證,如蔡蘇娟女士;也有不少是死於不治之症的,如宋尚節博士,難道他們是因為犯了不得赦免的罪,或是因為沒有信心,所以不得醫治嗎?

  把主的救恩中所應許的一部分除去,固然是異端,如安息日會;而將主的救恩中沒有應許的,硬加上去,也是異端;因為這將使主成為不忠實的主。

  錯謬的教訓,不但會誤導人,還會使信徒受害。有一位基督徒朋友,接受了以上所說的江某的異端影響後,離開自己的教會,當起靈恩派教會的傳道。他原本患有高血壓病,自從接受了「靈恩」教訓後,便停止服藥,並且到處作見證說是神醫治了他的高血壓症。過了一段日子,有一天,當他講道時,患了中風,臥病數年不起而逝世。由此可見,當日他作見證說神醫治他是不確實的。他自己所教導的,所有的基督徒不應該生病,若生病了,只要認罪悔改,堅信神,就必得醫治都不正確。主所應許的,他必作成,主若沒有應許的,我們就不能強迫他做。

  這並非我們不相信神有醫治的能力;也不是不相信神會聽我們的禱告而醫治疾病。其實雅各書有明文的教訓,基督徒若生病了,可以請教會的長老來為他禱告( 5:14)。神是否願醫治是神的主權,我們只能禱告,合乎主的旨意,主必醫治。否則,我們也得歡喜快樂的接受。提摩太便是一個例子:他身體軟弱,胃口不清,屢次患病。保羅不能不為他禱告,求神醫治。但主並沒有成全他的禱告。所以,保羅告訴提摩太說:「再不要照常喝水,可以稍微用點酒(作藥用)。」(提前 5:23)。保羅並不強行自己的意志,他還是感謝著接受神在創造中所安排的藥物。

  總括以上所分析的,我們不難看出,「靈恩」的教訓,不只是偏激了些,而且根本與純正的聖經真理相違反。在所有的錯誤當中,都與另一個錯誤分不開,那就是隨意憑個人的主觀的意思解經,經常斷章取義曲解聖經。除了以上所提過的例子,以下再提出一個他們常用的例子。

  「靈恩運動」者常引用馬太福音十二章三十一至三十二節來警告那些反對他們的人,說他們是褻瀆聖靈,犯了不得赦免的罪。這是斷章取義的說法。我們若讀上文(即二十二至二十九節)便不難明白,這裡主是指著法利賽人明知道他是用神的權能趕鬼,而故意說他是靠著鬼王趕鬼而說的。從各方面看,基督徒絕沒有可能會犯這種罪。對於可疑的教訓與超然的事物表示懷疑,並加以試驗,不但沒有犯了褻瀆聖靈的罪,正是主的話教導我們要做的(約壹4:1-3)


  總結

  (一)「靈恩運動」中的一些現象

  以上我們說過,若一種教訓與聖經基要的、明顯的真理相左,特別與神、救恩、聖經的權威等真理違反者,便是異端。基於以上所提出的各點,我們可以清楚地看也,「靈恩運動」者的信仰與聖經的真理是相左的。他們充其量只是利用聖經加以曲解來配合他們個人的某種「超然的經歷」。如說一種沒有意思的舌音,見到一些所謂的異象,和一些超然力量的表現,如奇事異能,與其他的異端所作的極相似。

  還有一個最根本的問題便是,從「靈恩運動」者個人的見證及其著作中,以及觀察他們的表現後,我們可以得到以下的一些事實:

  1.對於大多數的「靈恩運動」者來說,他們的確曾經歷一種超然的經歷,被一股外在的力量所控制而發出一種沒有意思的舌音來(他們稱為「方言」),這或許是在另外有這樣經歷的人幫助之下,如按手等,或自己照著「靈恩運動」者所指示的方法追求而得。

  這種力量通常由下而上,由腳部直到身體而控制這個人,有時甚至會將這個人擊倒而仰臥於地。據「靈恩運動」者的說法,是被聖靈擊倒,或被聖靈充滿。

  然而我們讀遍新約聖經,包括使徒行傳與書信都從來未有如此的經歷記載。

  2.根據一些「靈恩運動」者的見證,知道他們不時受一個靈控制,在自己不能自製的情形下,說起所謂的方言,有時見到異象,有時接受所謂直接的啟示,即是那靈直接向他們說話,有時甚至跳起所謂的靈舞來。這些經歷我們也未見聖經有如此的記載。相反的,聖經說,先知的靈是順服先知的(林前 14:32)。聖靈都是在人清醒的時候引導他,不是用超然的力量控制一個人的理性,然後「擺佈」那個人。我們只要參考馬可福音五章所記載那個格拉森人,被汙鬼附著的時候的情形,和汙鬼被趕出以後的情形,就使我們懷疑在「靈恩運動」者身上所運行的靈,它的手段作為,與格拉森的汙鬼太相似了。

  3.在「靈恩運動」中常有人被鬼附身的事。根據他們的解釋是「當聖靈在工作時,魔鬼也在工作。」這絕不能使我們信服。因為這些人是在參加他們的聚會的當兒,接受了他們的教訓時,有時更是在受他們按手之後才有這一類的事發生。聖經從未有這樣的例子。就是今天在正統的教會中,純正信仰的聚會中,從未有這一類的事發生,除了「靈恩運動」就是另一些異端如基督教科學會(Christian Science)當中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最使人莫名其妙的是這些人,在接受那靈的時候,當他們還在「靈恩運動」中時,往往未被發現是有邪靈附身,相反的,他們都認為這些人正經歷聖靈充滿。通常要經過一段時候,往往要經外人試出是邪靈的工作才被揭穿的。

  4.近年來「靈恩運動」在天主教中也很興盛,且已獲得天主教當局的認可。一般的他們彼此之間並沒有什麼分別,並且彼此常有交往,互相參加對方的聚會,支援對方的工作。那些在天主教中接受「靈恩」的人,他們都留在天主教中,照常守天主教的各種禮節,也向馬利亞及聖人祈禱,他們並不覺得有何不妥。甚至有些接受「靈恩」的天主教徒還作見證:他們接受了「靈恩」,說了方言之後,會做一個更虔誠的天主教徒。因此今天「靈恩運動」者便大唱以說方言為教會大合一(包括天主教在內的大統一)的基礎。因為這個緣故,「靈恩運動」一般也是受自由派或不信派所歡迎。近年來,許多不信派中人也參與「靈恩運動」。在新加坡,大開門戶接受「靈恩運動」的,許多便是自由派的教會。

  從「靈恩運動」中所發生的事,以及新近的發展,特別是在天主教中的發展,更使我們看出「靈恩運動」背後的靈,與那提倡合一運動不信派的靈是相通的,而與改革運動者馬丁路德等之靈卻大不相同了。他們所強調的是相同的經歷──說方言,而不是共同的信仰。我們不得不慎思明辨啊!

  從前面所述,加上以上數點,我們可以看出,不但「靈恩運動」者的信仰有問題,他們身上的靈也大有問題。他們也就是靠著這些靈工作的,所以我們說,他們是異端!


  (二)對「靈恩運動」應持的態度

  既是這樣,我們應當如何對待他們呢?今天好些信徒在「靈恩運動」的衝擊下不知所措。而好些傳道人,一方面表示不贊成「靈恩運動」的信仰,另一方面卻與這些人為伍,甚至參與他們的工作,出名贊助,使許多主的羊群遊離失所,無所適從。

  現在讓我們看看聖經教導我們對於異端與假先知應有的態度。

  申命記十三章的教訓,是要將假先知從民中除掉。主耶穌教訓我們要謹慎,要警醒,免得受迷惑,並稱這些人為作惡的人(7:23;24:4-5,24-25)。保羅說不能容讓他們( 2:5),並且說,這些人是可咒詛的(1:8-9),他要我們躲開他們(提後 3:5)。彼得勸勉我們要防備,恐怕被他們的錯謬誘惑(彼後 3:17)。使徒約翰要我們不可相信所有的靈,總要試驗(約壹4:1-3),並指示我們,那些傳異端的人,我們不可接待他們,也不可問他們的安,免得與他們的罪有份(約貳:10),意思是不要與他們交往。猶大則勸勉我們要為真道竭力爭辯,並且要在至聖的真道上造就自己,在聖靈裡禱告,保守自己常在神的愛中,仰望我們主耶穌基督的憐憫,直到永生。有些人存疑心,要憐憫他們;有些人要從火中搶出來,搭救他們;有些人要存懼怕的心憐憫他們,連那被情欲所沾染的衣服也當厭惡(猶大書3:20-23)。由以上的經文,我們便可以曉得我們應當以什麼態度對待像「靈恩運動」這樣的異端:

  1.我們要常常警醒,謹慎自守,免受迷惑。

  2.要在至聖的真道上造就自己,在主的話語上下功夫,便能分辨各樣的異端。

  3.對於那些傳異端的假先知,我們要遠離他們,不要與他們交往,免受迷惑,還要揭發他們的真面目(參提後2:17-18)

  4.那些因無知而受迷惑者,我們應該設法引導他們離開異端,回到正道上來。但自己卻要非常小心,免受影響。

  5.我們應該奮勇為真道竭力爭辯,不要因為他們人多勢眾、聲勢浩大而感到膽怯。

  最後,讓我們同心合意地以禱告抵擋那惡者,使他不能藉著假先知在這個時代任意妄為。更當為主的兒女們禱告,使大家免受迷惑,能在真道上站立得穩;在主再來時能得著不能朽壞生命的冠冕(提後4:7-8;2:10)


一切的靈不可都信

胡恩德

耶穌在橄欖山上坐著,門徒暗暗的來說:'請告訴我們,什麼時候有這些事?你降臨和世界的末了,有什麼預兆呢?'耶穌回答說:'因為將來有好些人冒我的名來,說:我是基督,並且要迷惑許多人。'”(太24:3-5

  當今世代確實有人冒稱基督,這樣的人雖然不多,但總是有的。耶穌基督早已說過將來會有人假冒他,至於假基督的靈(或說假冒聖靈),亦已多見。有假的神;有假的基督(即敵基督或稱假基督)。神與基督皆有假冒的,聖靈也不例外,有假冒的。我們要小心。

  聖經早就叫我們要小心了!在約翰壹書四章一至二節說:親愛的弟兄啊!一切的靈你們不可都信,總要試驗那些靈是出於神的不是,因為世上有好些假先知已經出來了。凡靈認耶穌基督是成了肉身來的,就是出於神的,從此你們可以認出神的靈來。

  新約聖經有不少關於敵基督要來的警告。因為錯誤的、假冒的道理充斥神的教會。在保羅書信中屢次提及假使徒,猶大書與彼得後書都警告那些假先知,他們混入教會當中。很特別的,就是新約聖經近結尾的那幾卷書信,尤其提到這方面的事。約翰寫約翰壹書有一個大原因,因當時的假先知已做了很多工作,致教會受到影響。假先知的靈推動假先知工作,故此約翰說:一切的靈你們不可都信。這些不是指假先知這班人,乃指假先知裡面的。所以說:凡靈(不是說:凡人)認耶穌基督是成了肉身來的,就是出於神的。要辨別的不是人,乃是那人所帶著的,這試驗方為正確。這樣,這才是出於神的。因當時的假先知受他們的教導,他們或許不覺得。但亦可能覺得。

  當時的假先知(稱諾斯迪派),盛行一時,影響教會至深。這派人不承認拿撒勒人耶穌是神所立的基督成了肉身來的。約翰不只是要對付這些人,乃要對付這些人的。約翰看出這些假先知裡面的靈是魔鬼的靈,因為他們不承認耶穌基督是成了肉身來的。約翰提出這問題的目的,是要基督徒作出分辨,因為當時迷惑的情況極嚴重。

  使徒時代後期(即第一世紀末),迷惑的情況越來越厲害。教會歷史讓我們看見,歷代以來都有迷惑的事發生。耶穌基督論的乃是他再來之前所發生的事,那些迷惑,例如假基督、假先知的出現等。他說:迷惑許多人。故此我們切勿因有許多人接受便當為真。

  本世紀初,這些的運動已在散播了,宣稱聖靈的表現或顯出。超自然的、奇妙的和(用近期的術語說)奇異功能,吸引著不少人的心。我年幼的日子,這些事在香港已顯出來了,惟當時跟隨的人不多,日後才漸多起來。至一九六零年左右,在美國有新一派(稱新靈恩派)出現,他們也強調聖靈的恩賜。恩賜原是希臘文CHARISMA。如今便以這字說及靈恩派

  現今興起新靈恩派迷惑人更比前眾多,不僅在基督教裡,也伸展至天主教內。據說天主教過千萬的人是說方言的(靈恩派的人特別注重方言)。他們說的並不是聖經的方言,只是他們認為自己說的是聖經的方言罷了。有些根本不成語句。聖經告訴我們講方言是講民族的地方口語,是說者原所不諳的。現時講方言的人被看出是假冒,根本不是人的話語,只是發生一種聲音。我認識兩個說方言的人,他們的方言發聲簡單。有人聽了告訴我,他們發出一連串的得得聲,便自稱說方言。要是這樣,何需聖靈感動呢,大家豈不都能說出來嗎!有些人的方言較複雜一點,但也只有四個發音或三個、五個發音的組合,說來說去總不離這幾個音的。當然有些人說的可再複雜一點,間或有講外國話的,是講的人原不曉得的,但這情形不常見。此外,他們連帶有一些奇異的表現,偶亦附以奇異的事情,他們稱之為神跡,以為是聖經上所講的那些神跡。但我們看出與聖經的神跡有別。有些無疑像聖經上所講的那些神跡,倘認真研究,則發覺有問題,有些表面雖無問題,惟到底他們的靈被看出是不對的。可是,這些事使許多人受到了迷惑。因他們會醫病,甚至叫死人復活,他們把這些奇事算作聖靈的大能。因他們說現在福音需要聖靈的大能,特別在一些落後的迷信的民族中。他們指出落後民族裡的邪鬼勢力兇猛,故必須附與奇異奇能,以取得一般人的信任。這不是十足的真理!這並非是必須的!靈恩派的人強調他們擁有這些,可以行奇事、醫病等。然而聖經警告我們,末後必有許多人受迷惑,假基督假先知要顯出來。既稱為假先知、假基督,他們一般的表現都帶著基督教的色彩或神的僕人的模樣。

  假先知的靈是假冒的靈,所以聖經清楚地警告我們:一切的靈不可都信。這樣翻譯較佳:不可都信一切的靈。不要凡靈都信,意即不要凡靈驗的事都相信,不要因為靈驗便當真理。他們按手醫病有時很靈驗,病者果得痊癒的。

  先後已有多位神醫來過香港,他們有在球場舉行神醫大會,公開醫病的。我知道有位神醫家醫病,有患甲狀腺腫的病人上臺求治,觀眾親眼目睹這位神醫家的手在該病者頸項上按摩數次,那病人的腺腫即時收縮,恢復正常了。既靈驗,就一定是神醫治人的嗎?鬼也可以做有能的事的。魔鬼是靈界的。無疑,聖經說:神是個靈,他有的能力,但魔鬼也具有靈界的能力,可以行使出來。

  主耶穌在馬太福音二十四章二十四節論到假基督先知行大神跡大奇事。不是說他們行假神跡或掩眼術,乃是說這些在本質上是神奇的,屬超自然力量的。耶穌基督指他們因為行大神跡大奇事,故能迷惑許多人。為此,約翰壹書便提出警告說:一切的靈不可都信。這是一種吩咐,一種警告,一種命令。換言之,這是一種必須遵行的守則──一切的靈不可都信!正如神吩咐不可殺人,我們便須十足遵守一樣。一切的靈不可都信,這既是命令式的句法,就須十足遵守。是以勿見奇事便認定是出於神的,我們必須鑒別是否出於神。神無疑能行奇事,他現今亦能行奇事,但不是一切奇事都是出於這位神的,這點我們必須抓牢──不可凡靈都信

  總要試驗那靈是出於神的不是,這是命令之二。要是你把持不定(因這引誘是強而有力的)不知是否主的靈,就尤其要試驗了。靈界的仇敵的力量在這類事情的背後,當接觸時,其力能將你抓住或影響你。有人觀看奇異功能表演,發現在場的人不由自主地擺動身體,這無疑是的一種力量。足見這種力量可以影響人。所以,不是出乎聖靈的神跡,其動力是來自一種超自然的力量,這超自然的力量不僅在該件神跡奇事裡,亦躲在事件的背後。當你身處其中(赴此種聚會),它背後的力量可以影響你。這話一點不假!的力量是千真萬確的,神方面固是,鬼方面亦然。

   在一個聚會裡面,有所謂屬靈的空氣。有時我們感覺屬靈空氣好,因聚會很覺主的同在,大家都有此感覺。去年十一月在新加坡有個聚會,事前不只一兩個人感覺主同在,亦看見聖靈在其中運行。聖靈會顯出如同一個人那樣麼?不!但他的工作和力量是可以感覺得到的。甚至使你只感覺而說不出來。不少的聚會都有此種現象──主在聚會裡,主好像很親近!會眾不是肉眼看見惟心裡是有所感受。有些聚會很有主的同在,但亦有些聚會因有假冒的靈而使大眾受到壞的影響,會眾同樣覺得它的能力潛在聚會裡。

  我們不要輕易赴靈恩的聚會,說不定招來壞的影響。補充一句說,這說法並非絕對的,因我們有主同在。要是主有意思叫我必須赴會,他自然與我同在,保守我。但若是出於好奇心,想觀察觀察,這無疑把自己暴露於危險之中。這包括參觀奇異功能表演。你的參與是因好奇而非經過求問主或存心為主而去。

王連俊先生從前在我們中間講道不少,他是和受恩教士的門生,和受恩教士當時在福州事奉主。福州近郊有座鼓山,半山上有一座出名的寺院,王弟兄生前愛到那寺院鬆弛身心。後來和受恩教士警告他,指寺院是邪鬼工作的地方,不宜出入,以免萬一受影響。他聽後就不再去了;並把這警告轉給我,我也從此絕跡寺廟的地方。

很多年前我閱讀一些文字,報導有一班洋人到內蒙參觀一處喇嘛廟,其時有一班喇嘛在誦經(有些喇嘛邪術厲害,咒語很有力)。這班參觀的洋人中,有人突覺有一股很厲害的力量要他下跪(我相信這人是基督徒),他不肯就範,但那力來得厲害。(他們並非往參拜,只屬參觀性質,但因那裡有邪靈活動,所以發生這事情。)在這情況下,他只得拔腿奔出該廟範圍約一百米,才感脫離邪力,可見這地方會有這般的影響的。

如果是假冒聖靈的那些靈和聚會,參與的人可能受到影響。一般來說,我們都不赴會。倘若在我們今天這個聚會裡,突然有人站起來講方言,這人是不會影響我們的;但若然是人家舉辦那類聚會,我們便不宜參加了。因我們受了影響而未必察覺得到;未必如內蒙那趟有這麼強烈的感覺要把你壓下,但你會受到或大或小的影響,這是可能的,只是你不察覺而已!

據報導:一九九零年三月有兩位外國的「靈恩派」人士到港舉行大會,其中有位著名的「神醫」家名溫伯約翰 (John Wimber);另一位名白約翰(John White),後者著作不少,很受年青人歡迎。他的著作由大學生團契出版,中譯本也有。(溫伯很負「神醫」的力量,白約翰也與他在港舉行聚會。)

白約翰與溫伯很有往還,白約翰曾在他的著作裡為溫伯辯護過,指溫伯能使會眾倒在地上,是合乎真理的。溫伯受靈恩影響,是因他早年所帶領的教會,有次在某球場舉行大聚會時,有位青年要

求溫伯讓出講臺給他講道。溫伯在勉強之餘還是讓他講了。這青年講的道只屬一般,但其中提到聖靈。講道完畢,這青年在臺上向會眾發出邀請,呼召要得聖靈能力而生活者,可到台前來。於是招到了一班會眾。起先這青年為前來的會眾祈禱,然後喊說:「聖靈啊!來吧!」此語一出,但見前來的會眾許多倒在地上。溫伯目睹這事,心裡顯得十分不安。稍後,這青年願有比這次更大的顯現,於是喊說:「主啊!更多,更多吧!」到一個時候,他舉手說一句話,他的手朝向那一方,那一方的會眾就都混亂地倒在地上。溫伯見這情形,心裡非常不舒服而憤怒,後來自己苦苦思想,他的心被這件事纏繞,極力要想出究竟,為這事禱告,看看是不是出於神的(有人面對這種情況,便有所顧慮,生怕這事若是出於聖靈而拒絕的話,便錯過了得福的機會。白約翰的著作就是要談這個道理,他認為基督徒須當心,免致錯過了得福的機會,並且抵擋了聖靈,輕慢聖靈。)

不少人害怕自己得罪聖靈,但我們該想想:如果這「靈」不是聖靈,如果是邪靈(邪靈屬魔鬼的),你把它當作聖靈接受,這豈不一樣類於褻瀆嗎?他們就因恐怕褻瀆聖靈而埋頭研究,這意念一旦存在,遂使你接受。其實我們也該害怕誤把邪靈當作聖靈,甚而向它下拜,把它當作基督。如果是鬼,這件事就極其得罪神。我們該站於中間,不要只站在一端。邪靈的假冒,有時假冒得很褻瀆的。

我住的那一區,有位英國人在家中開設聚會,據知他原是弟兄會的人,後轉入「靈恩派」,便脫離了弟兄會。有傳道人告訴我,這人家中的聚會,有次來了另一位洋人,也是「靈恩派」的,並且是說方言的。他在聚會裡曾靈感地向人說:「我耶和華吩咐你做這做那。」他裡面的靈說自己是這位真神,是呢?否呢?肯定不是!何以見得?因聖經中任何一位神人,或新約裡被聖靈充滿的人,他們從來不以第一身說話的(「我」是第一身、「你」是第二身、「他」是第三身)。摩西是神人,曾「面對面」與神說話,但他傳神的話時,總是這樣:「耶和華說……」或「耶和華曉諭摩西說。」把主放在第三身(摩西是第一身,聽的以色列人或讀經的人是第二身。)五旬節彼得被聖靈充滿講道,聖靈也沒有在他裡面以第一身說話,絕對沒有!上述那個「靈恩派」的洋人竟說:「我耶和華吩咐你這樣……」簡直是大褻瀆。要是有人覺得,「靈恩派」的東西我們固要小心,但他們的道理也得研究研究,恐怕自己錯過了聖靈的恩福,也怕自己抵抗他們所傳的聖靈。其實這樣的人更該慎防這點:要是你接到的是錯誤的靈,你的行徑就近乎褻瀆了。因為你接到了邪鬼,而以邪鬼為神。

另有一事顯見是鬼的,唐崇榮弟兄是當今華人教會裡的一位講道家,神使用他不僅在華人中,他也在印尼人與菲律賓人中舉行過大聚會。有件事情,先是我聽回來,後有機會見他,經他證實的。事緣他在某地講道,會後有個女人說方言,有靈在她身上,唐弟兄便按約翰壹書的指示,試驗那女人身上的靈。他問那女人的靈:「耶穌基督是不是成了肉身來的?」那靈經由這女人的嘴回答說:「我豈不就是耶穌麼!」(意即你想試我麼?不用試。)這是褻瀆,唐弟兄就奉主的名要那女人倒下去,她於是倒了下來,這證明那女人的靈是不對的,是褻瀆神的。可見「靈恩派」的靈是十分有問題的,我們須小心謹防!

回說溫伯目睹奇事心中不樂,要探究是否出乎神的,於是他夜間不歇禱告,沒有睡覺,疲累不堪。繼而在一處露天的地方行走又禱告,他的頭腦已經疲憊不堪了,但他還在思索,大絞腦汁。突然他心中來了一個思想:但以理因看見天使倒下來,他又想到但以理起來時身體還在顫抖(「靈恩派」的人常有顫抖表現)。又想到啟示錄一章記載約翰看見主耶穌後,也就僕在地上如死了一般。再者,舊約掃羅王也倒在地上,脫了衣服,一直講靈感的話。溫伯就在疲憊不堪中心裡出現這些思想,便以為是聖靈教導他的,因這些都是聖經的記錄。但這些例子豈似「靈恩派」的?

掃羅王為什麼在先知撒母耳面前倒下?因他追捕大衛,想要殺大衛。由於當時大衛逃到撒母耳那裡躲藏,掃羅派人到那裡抓他,當時撒母耳帶領指揮一班先知門徒講靈感的話。掃羅派去的人到了,也受感講話,不捉拿大衛,所以掃羅要親身前去。(當時神已離了掃羅,他從前是有聖靈的,及後因多次犯罪,聖靈離了他,邪靈遂趁勢進入他心裡,但並非經常在他身上出現,但當邪靈顯在他身上時,他便出亂子。)那趟他要捉拿大衛,抵步時剛巧撒母耳帶領先知門徒在靈感中說話,掃羅到達時,他也被神的靈感動說話一晝一夜,脫衣躺在地上講靈感的話。掃羅的倒下與「靈恩派」的倒下是不相同的,前者是神攔阻掃羅殺大衛,且以此表明是出於神的。所以掃羅便與先知門徒一起說靈感的話,為表明神的工作。掃羅脫掉衣服,露著身體一晝一夜,這表明神羞辱他。王明道先生針對「靈恩派」的道理解釋這件事,指掃羅因為不好,所以主如此羞辱他。

我知道有一個「靈恩派」的女神醫家(現已身故),她有很大的影響力。她行神醫的時候,無論患什麼病的人,她先用手輕撫求醫者的下頜,那病人隨即倒在地上。這些病者倒下豈能與掃羅王倒下相提並論呢?「靈恩派」的人也有引衛斯理約翰為證的。衛斯理約翰是英國的復興佈道家,曾使英國在道德上得以挽回,他本人經歷重生得救和聖靈的真理。他滿有能力,他間或也使人倒下的,但他使人倒下是含有責罰性質的。例如曾經有人反對他的某項道理,但這人因衛斯理禱告而僕倒,過後便知自己的錯誤,這種僕倒帶有一種懲治的作用。然而「靈恩派」的聚會,有時不只表現神醫也見人倒下臥在地上,這些毫無秩序與不明原因的倒下,他們說是聖靈臨到這人身上,以致他倒在地上。請問新約聖經記載這麼多人被聖靈充滿,有那次或那場合裡發生過這樣的事?--聖靈臨到一個人身上,或充滿一個人,那人隨即倒下。新約聖經完全找不到這樣的事例可資引證的,我再說:沒有!

「靈恩派」的聚會多時秩序混亂,但聖經則主張聚會不要亂的。再說,約翰看見主的威榮,所以才倒下去,僕在地上仿似死了般,這與但以理看見天使的威榮一樣。這些例子不能被徵引作為支持「靈恩派」的人倒下去的解釋,而但以理和約翰的倒下不是發生在聚會裡,聚會是必須規規矩矩的。

林前十四章27節論到聚會的秩序說:「若有說方言的,只好兩個人至多三個人,且要輪流著說。」2933節:「至於作先知講道的,只好兩個人或是三個人,其餘的就當慎思明辨。若旁邊坐著的得了啟示,那先說話的就當閉口不言,因為你們都可以一個一個的作先知講道,叫眾人學道理,叫眾人得勸勉。先知的靈原是順服先知的,因為神不是叫人混亂,乃是叫人安靜。」以上幾節經文是論到在聚會時不要亂,「說方言」的不要一起說(方言教會很多時一齊說)。現時「新靈恩派」換湯不換藥(稍作修正),在聚會裡不再一起說方言,但他們的靈卻沒有修正,只是外面稍作修正吧了。
           
「靈恩派」的聚會以往曾經是很混亂的,上引的經文指出「兩至三個人」,「講道」也是兩至三人,但要「輪著講」,不要同一時間,「講方言」也如此。要是你先講,旁邊的若得啟示,你必須停下來讓他,因為「先知的靈原是順服先知的」,你不能因為被聖靈感動而欲罷不能,該停的時候總要停下來,讓旁邊的受感者接上,因為「神不是叫人混亂」。倘同時開口,聽的人怎聽得清楚?可見聚會是要「安靜」的。

在林前十四章的結尾,更提到「凡事都要規規矩矩按著次序行」。「靈恩派」的聚會以往曾有人大笑,或大哭尤甚者在大會裡有人拍桌拍凳,打自己的大腿,在地上滾來滾去(只有被鬼附的人才在地上亂滾的)。「新靈恩派」把這些作出了若干的修正,聚會不致這般混亂,但會眾倒地的情況仍可見到。聚會的人東倒西歪,亂作一團,故此「靈恩派」的靈大有問題,顯然不是出於神的!

九零年三月溫伯與白約翰在香港舉行聚會,他們也談論和表演這些。求主保守我們不僅不受他們這次的宣稱所影響,要緊的是使我們牢記「一切的靈不可都信」,「總要試驗是出於神的不是」!求主幫助我們!


全文完